返回
首页

零点看书移动版

第287章:天元界炼体祖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步芫寒感觉自己若是真的跟着夏长歌去了燕国,怕是要遭遇一些她压根不敢去想象的画面。

但不知道为何,她心中的一个声音就是……跟着去?

步芫寒摇了摇头,清理了所有杂念,不在考虑这些事情。

夏长歌从灵云学院把小紫兽带着直接回家族。

他还有两件事情需要解决。

一,把自己的‘天雷炼体之法’编造出来。

多花一点心思,制作出初版,不依赖墨玉柳的雷电之力的‘炼体法门’。

别的不说,这一本功法对夏长歌的家族也有一定作用。

当然,也能给夏长歌一种开辟功法的经验,让夏长歌后续衍生圣心诀的时候也有切入的灵感?

当然,也能给夏长歌一些心里满足。

若是真的编着出来了,夏长歌就是天元界的‘炼体祖师爷’,也能名垂青史了。

二,那就是把麟神的空间戒指给炼化,打开后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好东西。

别的不说,化神境修士用的‘灵宝’应该是有的吧?

对此,夏长歌还真的挺期待的。

一心二用对于现在的夏长歌来说,简直不要太简单。

也就是夏长歌担心小紫兽这个家伙一不留神就把这一枚极品空间戒指给摧毁,到时候亏大了,才没有让小紫兽来帮他。

忙碌了小半年的时间,夏长歌在这两件事情上的收获都不小,完成了差不多五分之一的内容。

编着炼体之法花费的心思肯定更多,因为夏长歌需要结合起来考虑。

编着完成之后,本人也得进行试验,看看这功法行不行得通。

他肯定得为自己编着的炼体之法负责,不能把残缺版本拿出来害人。

夏长歌心中估算,自己的这‘天雷炼体之法’,只是初版想要编着完成,就得七八年的时间左右。

然后需要几年时间去细细修改。

最后自己根据这上面的内容来修炼几遍,认真体验,确定最后才能真正的成型。

没有几十年的时间,根本不可能出来。

几十年的话,赵封应该还是等得及的。

他身为皇族子弟,应该知道想要编着元婴境修士修炼的功法是何等艰难。

尤其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炼体之法。

几十年能给赵封制作出来已经给赵封脸了。

小半年之后,夏长歌的义女沧清梦来到夏家。

这段时间,沧清梦一直都是在灵云学院修行。

毕竟沧清梦此时还处于提升修为阶段,还没有到提升灵根的时候。

在灵云学院那边只要小心谨慎一些,不被别人发现虚空银藏和星辰陨石就好了。

文素瑶下来肯定会跟她的女儿说这两件东西何等珍贵的,夏长歌不需要去操心。

灵云学院也就文素瑶一个元婴境修士。

其他的也就出身普通的金丹境而已,知晓那两件材料的人也少之又少。

“清梦,是看到义父一个人,所以说来陪陪我这个老人?”

夏长歌说话也讲究了分寸,不至于没有情商到问她来干什么,而是开始讲父女亲情。

沧清梦来到夏长歌身边,给夏长歌捏肩捶背,以尽孝心。

和夏长歌接触,沧清梦渐渐地也很乐意,因为她不会有什么压力。

她和自己真正的父亲相处的时候,都会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力量压在她身上。

反而是和夏长歌这个义父待在一起,什么压力都没有。

可能是因为夏长歌这个义父实在是太‘通情达理’了吧。

“义父,女儿这一次来找你,也是有事情委托你帮忙的。”

沧清梦心中也感到不好受。

夏长歌对她这么好,但自己还是不得不来麻烦夏长歌。

这让沧清梦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一些尴尬的感觉。

对此,夏长歌脸上笑容依旧轻松,道:“我们之间无需客气,你遇到了什么麻烦,尽管和你义父说,不要见外,你跟你义父我客气,我反而会不开心。”

沧清梦沉淀了一会语言才进行回答:“我的娘亲自从得到了父亲的那一枚沧海对戒之后,不说每日以泪洗面,但也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一晃而过都半年时间了还那样,我很是担心她。”

元婴境修士,修为摆在这里,看起来似乎是很强大。

但若是一直维持某种不好的状态,尤其是思想和心理的那种,也是很危险的。

思想出了问题,那就跟修仙者等级什么的没有关系了。

甚至于实力越强大的人,思维一旦进入了误区,那就更危险!

对此,夏长歌也很佩服文素瑶。

这或许就是真爱吧?

夏长歌们心自问,自己的后宅若是少了一个,哪怕是他现在很喜欢的那种。

夏长歌会如同文素瑶这般死去活来吗?

他不认为自己会,毕竟他还有那么多选择呢。

夏长歌也承认他的确是一个渣滓。

他严肃地回答:“清梦啊,这件事情,你让你义父怎么帮你啊?你义父我无能为力。”

是的,夏长歌感觉自己实在是不好去处理这件事情

“你是文道友唯一的亲人了吧?还是至亲,所以说,还是你下来多去陪陪你的娘亲,多下点功夫,我相信你的娘亲会为了你而进行改变的。”

夏长歌的脸皮也是够厚的了。

文素瑶之所以有这样的反应,夏长歌也算是功不可没了。

因为他在沧藐的空间戒指里面加了东西。

沧藐空间戒指里面的东西,夏长歌都没有收不说,还加了几样东西进去。

是‘沧藐’穷极一生给文素瑶准备的‘礼物’,还有一封深情的情书。

只是还没有来得及送给文素瑶就已经噶了。

这或许才是造成文素瑶此番状态的原因。

可夏长歌对此当做什么都和他无关一般,的确是脸皮厚到了极致。

炼体的体修,脸皮的确是要比一般的人厚得多,耐打得多啊。

夏长歌的回答,沧清梦也知道是这个道理。

她很是苦涩无力:“这半年我都没怎么修行,都是去陪伴娘亲,没用的,这么做我反而感觉娘亲都讨厌我了,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所以说我只能够祈求义父你来帮忙。”

沧清梦的行为没用也很正常。

毕竟现在的文素瑶正处于悔恨中。

夏长歌替‘沧藐’可是好好的抒情了一番,让他们夫妻之间的情感更进一步。

此时的文素瑶,大概还在悔恨自己没有听沧藐的话,为了自己女儿的未来就把沧海宗抛之脑后了吧?

毕竟事情已经成为了定局,文素瑶也已经向全天下的人表明她加入了灵云学院。

这个时候如果选择离开灵云学院,重新回到沧海宗,会被天下人耻笑,当成三姓家奴!

那样,沧海宗是更加没有声誉可言。

这可能也是文素瑶揪心的原因。

沧清梦这个时候是受到了波及,她去安慰文素瑶取得反效果也很正常。

沧清梦都很懵。

前段时间文素瑶还在为了她而尽心尽力,怎么现在就突然变了心思?

夏长歌感觉自己越来越变态了一些,变得喜欢操控他人的思维和‘未来命运’了。

他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夏长歌给不出合理的答桉。

夏长歌感觉自己以后也不会改正这个习惯。

修仙,太无聊了啊。

如果只是一昧地修行而不去找点有趣的事情做,夏长歌感觉自己无聊致死,毕竟他不是这个世界土生土长的人。

这种掌控他人未来的事情,夏长歌太喜欢了。

他就是变态,他不会去反对这个评价。

“清梦,你打算让我怎么做?”

看到沧清梦急得连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夏长歌也露出‘怜惜’的表情,伸手去擦干沧清梦的泪水。

沧清梦有这样反应也很正常,毕竟就一个亲人了。

夏长歌这个义父,以后也得多多体谅这个可怜的孩子。

“义父,我想……”

沧清梦说出自己的看法。

在她看来,她的母亲之所以会变成这样,一切都是因为那一枚‘沧海对戒’。

不知道为什么,沧清梦第一次大逆不道地想要她父亲的那一枚遗物戒子从来都不出现。

她知道自己的父亲爱自己母亲,但也不能……

沧清梦的建议,让夏长歌皱眉,为难道:“我若是把那一枚戒指从文道友的手中抢过来的话,岂不是会激怒她,到时候我们打起来了该怎么办?我不怕她,但我担心她愤怒之余不收手,伤到了她。”

是的,沧清梦让夏长歌把文素瑶的那一枚空间戒指骗过来,自己带上。

然后未来一段时间,让夏长歌和文素瑶纠缠一段时间。

久而久之,就会发生其他的变化。

不管怎么说,至少的确是把文素瑶的心思牵引到了其他的地方,让她发生改变,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这个法子,夏长歌还真没有想过。

沧清梦解释道:“我……我根据古书记载,尤其是我们沧海宗历代先贤所留,那就是我母亲这样的情况,把思恋寄托在一个物品上,若是此时此刻有人将那物品夺走,那个人就会把心思进行一定的扭转,尤其是……还修炼特殊功法的那种。”

沧清梦说的这些话,让夏长歌感觉云里雾里的。

有这样的理论吗?真的假的?

沧清梦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楚不说,也不好意思继续解释下去,而是把一本古籍递给夏长歌。

沧清梦在这古籍上已经做好了标记。

夏长歌也就直接打开了那一页。

这上面记载的是一段沧海宗不好示人的‘掠夺史’。

沧海宗的老祖宗之所以建立基业,居然和夏长歌有几分相似,靠取走得到的。

取走别人的道侣和修炼的功法。

这让夏长歌实在是大开眼界……

“清梦,你这是……”

夏长歌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不可思议地看着沧清梦。

这个沧清梦,是打算把她的娘亲,托付给自己这个当义父的?

让自己这个义父变成真父?

沧清梦低着头,道:“我娘亲如果一直这样下去的话,我真的太担心了,所以说……清梦求求义父你了,我也只能够……依靠你。”

一时间,夏长歌都搞不清楚沧清梦这个丫头到底是真的为了自己的娘亲文素瑶好。

还是如同夏长歌之前遇到的‘秋时雪’这个丫头一样。

表面上清纯可爱,实际上就是一朵不折不扣的白莲花,所作所为都是有着其他方面的目的,甚至于带着利用的成分。

沧清梦……是秋时雪那样的人吗?

夏长歌不希望是,但又希望是。

“这……会不会不太好。”

夏长歌合上这一本古籍,脸上充满了纠结和犹豫的神情,表现出来的意思就是这样做违背了他的本心。

“义父……只有你才可以帮到我娘亲。”

沧清梦轻轻的捏住夏长歌的衣袖,柔情地哀求。

夏长歌终究还是扛不住清纯女孩这样的祈求。

把手放在沧清梦的后脑勺,将其揽入怀中,感慨道:“好孩子……”

真是一个好孩子啊。

沧清梦也只感觉夏长歌的胸怀好有安全感。

但没过几分钟,沧清梦的耳根子又是红彤彤的。

那应该是自己义父的法宝吧?

因为出了这样一个小插曲,夏长歌也就要收敛自己现在要做的事情,先去把文素瑶那边的给解决了再说。

夏长歌的到来,让文素瑶也很意外。

对于这个男人,文素瑶现在也不怨恨什么。

毕竟如果没有他,文素瑶也得不到沧海对戒。

只是因为夏长歌,文素瑶不得不违背沧藐的遗愿,这一点是文素瑶纠结的地方。

“我听清梦说你最近状态不好,甚至于还把脾气施加在了清梦的身上,文道友这是怎么了?”

夏长歌明知故问,脸上的表情带着不解。

此言从夏长歌口中说出来,对于文素瑶来说起到的作用还真的不一般

她也心生愧疚,感觉又有些对不住自己的女儿。

“文道友,我可否看一看沧藐道友的那一枚戒子?”

夏长歌开始根据沧清梦的‘计划’来行事了。

文素瑶考虑了一会,最终拿出沧海对戒给夏长歌。

夏长歌将其接过来之后,直接带到自己的右手中指上。

此时的夏长歌,手上带着三枚戒子了,另外两个都是装东西的。

“你干什么?!”

夏长歌的行为,惹怒了文素瑶。

这个家伙居然把她道侣的戒子带上,简直就是可恶!

夏长歌微笑地解释:“此物……带着的感觉还不错,只是稍微紧了一些,看来沧藐道友的没我的大。”

这沧海对戒,夏长歌之前就用过了。

可能是因为他是炼体修士的缘故,这玩意夏长歌带上还真的有些紧,小了点。

“还给我,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文素瑶的怒火已经到了无法压抑的地步。

夏长歌却是熟视无睹,再一次复述:“此物,是我的了,文道友,割爱割爱吧。”

这一句话,彻底惹怒了文素瑶。

她当即伸手去抢夺,却是被夏长歌稍微一挥手就打断了。

“怎么可能……”

夏长歌只是稍微一用力,文素瑶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臂传来一阵痛感,还伴随着麻木的感觉。

这让文素瑶简直就不敢相信。

夏长歌的实力明明比她弱,力量为何如此强大?!

“在不还给我,就别怪我不讲情面!”

初步交手就落入了下风,但并没有让文素瑶就此收手。

夏长歌在不把东西还给她,不要怪她彻底撕破脸皮。

夏长歌没有说话,只是伸出右手对着文素瑶挑衅。

沧海对戒在夏长歌的手中显得格外显眼。

文素瑶大怒,汇聚沧海法元,要好好的教训夏长歌。

可惜,夏长歌只是一拳,就击破文素瑶的一切手段,直接抨击在文素瑶的胸口。

文素瑶只感觉自己的胸口被夏长歌给直接打穿了似的。

心血都被震出一些,从嘴角里溢出。

文素瑶只感觉天崩地裂了一般。

夏长歌怎么可能这么强大,这力量……真的是元婴境初期吗?

“义父,住手。”

沧清梦也想不到自己的义父这么厉害。

还是自己的娘亲太弱了?

有着修为优势,还被一拳镇压?

难怪不得夏长歌能给她足够的安全感,太强大了。

不管怎么说,沧清梦还是如同计划那般出来当调解人员。

这个时候也是夏长歌退场的时候了,接下来就看沧清梦的了。

“这一枚戒指,我就替你保管了,等你的实力什么时候超过了我,我就将它还给你,但若是你没那个本事,那它,这辈子就是我的了,我也不介意替它的前主人照顾你,对了,别想着耍花样,你的女儿可在我的手中,我准许你们母女二人一起合力来对我。”

说完,夏长歌就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大摇大摆地离开。

文素瑶真想冲过去跟夏长歌拼了,却被沧清梦拦住。

沧清梦连忙安慰道:“娘亲,冷静,义父现在太强大了,你不是他的对手,先修炼吧。”

是的,沧清梦也感受得到自己这个义父是各方面的强大,几乎是没有什么短板。

至少她看不出来夏长歌地短板会是什么。

文素瑶大概知道夏长歌为什么会这么做了。

夏长歌早不来玩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是什么原因她也看出来了。

“清梦啊……”

可能真的是因为寄托思恋的东西已经被夏长歌抢走。

文素瑶的状态比起一开始还真的好了很多。

对于这个女儿,文素瑶也谴责不起来了。

解决这样的事情也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花费夏长歌两天的时间,不痛不痒。

回到墨玉柳树下,夏长歌重复自己之前的两个任务。

这一次,夏长歌中途没有任何的打扰,一鼓作气,把麟神的空间戒指彻底打开了。

里面的东西没有让夏长歌失望。

两件化神境修士才用得到的‘灵宝’。

灵宝,顾名思义,是有灵的宝物!

这里面,有器灵!

夏长歌感觉自己的实力不差。

但这个时候他也用不上什么灵宝。

为了避免出现什么意外,夏长歌也就让这宝物继续留在空间戒指里面,并没有把这两件灵宝拿出来。

等后续他到了燕国那边再看看要不要将这两件灵宝拿出来透透气。

这里是夏长歌的大本营,在这边拿出来若是有什么危意外的话,那可是直接牵连到自己的家族。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在燕国那边,就可以轻易做到祸水东引。

这两件灵宝,一件是一杆青鳞色的长枪。

另外一件则是一面骷髅头模样的镜子,效果不明。

“暴风之眼……想不到麟神手中有一块,依椒她们也算是走了大运。”

这里面最显眼的东西也就是这一块暴风之眼了,夏长歌算是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它。

用一句话来说,这暴风之眼也算是雪中送炭了。

其他的东西,夏长歌有的认不出,到时候问问麟神手中灵宝的器灵是什么情况吧。

解决了麟神的空间戒指,也算是解决了夏长歌的一块心病。

现在的夏长歌,也就可以安安心心地做自己的事情。

为了促进夏依椒修炼的速度,夏长歌本人是亲自辅助夏依椒对雷灵根的修行。

这样要比夏长歌本人淬炼雷灵根的速度提升几十倍,能大幅度削减时间。

不只是雷灵根。

星辰陨石和暴风之眼都是如此。

夏长歌身为元婴境修士,自然是可以帮助他人辅助修行。

夏长歌这么做,起码能节省夏依椒十几年的苦修。

不过四年的时间。

夏依椒的雷灵根,冰灵根,风灵根,金灵根这四种灵根,在夏长歌的帮助下都是到了天灵根水准,虽然说有一点点虚浮,但无伤大雅。

夏依椒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她本人接下来巩固一段时间,在金丹境这个境界就没什么可修炼的了。

至于让自己的女儿冲刺元婴境。

夏长歌打算再让夏依椒稳固一下再说。

夏依椒的根基还是不足,修炼时间太短了,比夏长歌还要短几十年!

夏长歌本人能晋级元婴境,那是夏长歌的运气使然,提前就有了元婴,所以说冲刺起来水到渠成。

没有先产生出元婴,夏长歌感觉他也很难在这个年纪达到元婴境。

更别说还没有到一百五十岁的夏依椒了。

这对夏依椒的挑战性还是太大了,她现在还差了一点火候。

就算是有旋木灵藤庇护,冲刺元婴境失败了也没有生命危险。

可稳一稳就能百分之百成功突破的话,为什么要失败?

一旦冲刺失败,那可是会带来心魔的!

失败了第一次,第二次失败的可能性也不小,心理压力很大的。

夏依椒对夏长歌的安排自然是很听从。

自己的父亲花费精力来帮助自己提升修为。

根据夏依椒的观察,这应该是整个家族的头一例!

享受到这样待遇的夏依椒心情极度快乐,但并没有满足。

自己的父亲帮助自己修为提升得这么快,也有拔苗助长的意思。

所以说,带来的隐患也要自己的父亲来解决。

…………

夏长歌一开始还有一个天真的幻想。

那就是让自己的女儿加入长生仙门。

这等天资,夏长歌不认为长生仙门中有几个人能与之相比。

父女二人都各自加入一个仙门,那也是……

但最终,夏长歌还是打消了那样的想法。

没有必要去这么做。

就算自己未来没有成功化神的那个命。

自己的女儿去得到燕轻舞的指点也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父女二人一起加入冰雪神殿,夏长歌感觉更加地稳妥。

在家族停留了四年的时间,夏长歌除了帮助夏依椒修行的同时,有时间也会思考‘天雷炼体之法’后续的步骤。

一直等到差不多到点之后,夏长歌才派人去联系阮灵狐。

接下来,该去燕国那边走一遭了。

阮灵狐的确是要到冰晶魅狐那边去看看有没有提升自己的方法。

夏长歌本人也需要去和燕轻舞碰一碰。

自己现在的修为也已经得到了提升,质变的提升。

等见到了燕轻舞,夏长歌说不定还能因此打探到更多相关的信息。

考虑了好一阵子,夏长歌也顺便是派人去通知了步芫寒这个皇太后。

不管怎么说,看看步芫寒的想法吧。

和文素瑶一战后,夏长歌心态也发生了变化。

关系?夏长歌感觉实力更重要。

如果他的实力能无视元婴境这个境界。

如果夏长歌的女儿赵凌萱不说做到他这般强大,但也能轻轻松松战胜同级。

那么赵凌萱想要上位做赵国圣君,也就不需要什么关系了。

如此,步芫寒这个皇太后的线也就没啥意义,可有可无。

计划终究是赶不上变化的,夏长歌很多的计划都是因为突然发生的变故而进行了改变。

不管怎么说,夏长歌终究和步芫寒也是有那么一点点情意的,看看步芫寒去不去吧

如何步芫寒愿意去,夏长歌也会捎她一程。

不愿意去夏长歌也就更加简单,还能省去一些伪装的功夫。

阮灵狐肯定是最先到来的那一个。

她等着一天已经很久了。

阮灵狐来了后,并没有轻举妄动直接赖在夏长歌的怀中,而是好好观察了一下,没有看到步芫寒那个女人后,阮灵狐这才主动坐在夏长歌身边,柔媚道:“怎么?没有通知那个假正经的女人?”

夏长歌悠闲地编着着自己已经花费十年心思的炼体神通,静静地回答:“已经通知了,不知道她会不会来,等她一个月的时间吧,若是一个月后她还没有来的话,我们也不需要多理会她。”

阮灵狐还从来没有见到过夏长歌这么认真书写的样子,也就不管步芫寒的事情,在夏长歌一旁认真地观看他在做什么。

在夏长歌的墨水快要用完之时,阮灵狐还会贴心地给夏长歌进行研磨,相互之间配合。

什么话都不说,此番美景,还真的有一种狐狸精和书生的样子。

阮灵狐不管怎么看,都不是什么良家女子的模样。

而夏长歌不管怎么看,都是儒雅书生形象。

这样的组合,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对,反而显得犹如天作一般。

阮灵狐随着多看多了解后,也知道夏长歌此时此刻是在编造功法神通。

她本人之前在元婴境中期的时候。

闲来无事之时,也是亲自去编写过冰属性功法的。

一开始的她还自信满满,认为自己说不定能编写出比阮家祖传的功法还要厉害的经书,让阮家之人未来都修行她的。

可随着刚刚进入状态,阮灵狐就感觉编书实在是太过费神,不适合阮灵狐这样懒惰的妖精,很快就放弃了。

现在看到夏长歌在编写,她也是好奇得很。

不知道这个可怕的男人,会编写出何等惊世的神通功法出来?

转眼之间,夏长歌约定的一个月时间已经过去了。

步芫寒并没有到来。

阮灵狐这个时候并没有提及此事,而是在一旁配合着夏长歌对炼体神通的帮助。

狐狸精就是狐狸精,太过善解人意了。

夏长歌是一个准时的人,说好了等一个月就绝对是一个月的,不会因为步芫寒是皇太后的身份就给予特殊待遇。

写完自己脑海中最后一道灵感的描述之后,夏长歌放下了手中之笔,道:“明妃娘娘你可准备好了?”

这用心去做事,还真的能改变不少。

夏长歌这段时间尽心尽力地去着书,还真的沉浸在了其中,进入了一种特殊的状态。

夏长歌感觉只要没有人来打扰他,他就能一直保持那样的状态下去,沉浸其中。

夏长歌知道这样的状态肯定不可能是燕轻舞口中的‘空冥’,毕竟进入空冥状态是连肉身被啃食都不会被影响,夏长歌现在还做不到哪一点。

不管怎么说,能进入这样的状态,夏长歌感觉对自己的能力是一个巨大的提升。

阮灵狐配合着笑道:“那个女人不来,你心中可有一些失望?”

步芫寒不来的话对阮灵狐来说是没什么的。

她现在只想知道夏长歌此时是什么样的想法。

会不会有一种失去自己算计的失落感?

夏长歌表现得很是澹然,甚至于还开始教育起阮灵狐来:“我为什么要失望呢?明妃啊,你修为虽然说达到了元婴境后期,但是在心境上,远不如我耶!”

看夏长歌这洒脱的样子,阮灵狐还真的被忽悠到了。

心想莫非夏长歌真的是因为她而对那个假正经的女人无兴趣?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阮灵狐肯定还是会因此沾沾自喜的。

“这些东西你不收起来?”

阮灵狐转移了话题,主动往外走去。

夏长歌只是把笔放好了后,其他的东西也不管不顾,似乎不重视自己的心血。

夏长歌本人不做停留。

墨玉柳在这里,其他的人有谁能看他的炼体之法?

再则,现在他的这炼体之法,夏长歌不认为天元界有谁能够看得懂!

这就是他的底气和自信。

“咦,人来了,啧啧啧,这皇太后就是不一样啊,不到最后一刻是不会来的。”

阮灵狐的鼻子很灵活。

她已经嗅到了那个女人的气息。

在很远之外就已经嗅到了,主动带着笑容地看着夏长歌。

夏长歌刚刚说得那么坦荡,在这一刻也就可以现出原形了。

可惜让阮灵狐失望了,夏长歌的表情功夫,那可不是一般的人能相提并论的。

“太后。”

修炼了冰属性功夫,夏长歌此时此刻的语气就和万年寒霜一般,让步芫寒感受到了冷澹。

这在之前是绝对不可能的。

步芫寒想了想,道:“我就在此预祝两位能够心想事成了。”

一句话,也算是表明了步芫寒的答桉。

这让阮灵狐意外,也感受到了无趣。

如果步芫寒这个女人跟着她一起去了的话,她就能在燕国好好的玩弄这个女人。

可惜了。

“多谢太后娘娘吉言。”

夏长歌也有些意外。

本以为这步芫寒卡着点来也是准备一起离开的。

想不到来了这样一手。

简单的交流后,夏长歌带着小紫兽离开家族。

看着夏长歌和阮灵狐一同进入海域中。

不知道为什么,步芫寒越看越不对劲,感觉这两个人是不是太合拍了一些?

而且,步芫寒也感觉自己似乎是错过了什么,她或许会因此后悔?

路上,阮灵狐安静了一会后,稳定不下来了。

“你不会真的打算直接横渡这海域吧?”

是的,夏长歌一直都是在海域中飞行,不打算变成妖兽的样子带着她去燕国。

这让阮灵狐还真的有些慌了。

真那么做的话,是不是太大摇大摆了一些。

“对啊,我就是这样打算的。”

夏长歌表明了态度。

他去燕国的这一段路途,并没有什么化神境妖神。

只有妖王三两只而已,一个元婴境后期的妖王都没有,怕什么?

一句话,让阮灵狐差一点都停下了叫补补

她是不敢的。

可看到夏长歌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阮灵狐最终也只能够跟上:“你真的是疯了!”

罢了罢了,夏长歌这个家伙要怎么做,自己就陪着他一起吧。

只要她竭尽全力,杀出重围应该不会太难!

夏长歌的实力,怎么说也是元婴境中期级别吧?

夏长歌和阮灵狐也算是最近几百年来最为嚣张的人类了。

在近海,夏长歌威名远播,路过的那一头妖王的领地,那一头妖王选择当了缩头乌龟。

但到了深海,刚刚涉足不过一个时辰,就有一个妖王出来当做拦路虎。

阮灵狐第一时间出手,一记冰封。

百里海域瞬间凝聚成冰,那一头元婴境中期的妖王也就瞬间被控制

夏长歌本人则是宛如一颗导弹一样,直接从这一尊海鲨王的头穿刺到了尾巴,顶出一个窟窿。

“快走吧,等这些妖族反应过来了的话,到时候遇到的数量就会多了。”

夏长歌的实力让阮灵狐惊讶。

但这个时候,阮灵狐还是主动加快速度带着夏长歌一起离开。

夏长歌这么说也就是装装逼而已。

下一刻,他还是老老实实的蜕变成为荆棘刺蛇,把阮灵狐吞进肚子里带着她游了过去。

自己闹出的动静也不小,在前面必定会有多位妖王堵截。

夏长歌不会把这些妖王放在眼中,但闹大了的话,也会横生枝节。

所以说暂避锋芒吧。

安安稳稳地到了燕国大陆。

这寒冷的世界,让阮灵狐倍感亲切。

“先到冰晶魅狐一族去吧,把你先安排在哪里。”

夏长歌在燕国这边不会耽搁太久的

阮灵狐是可以长久停留在燕国,但夏长歌不会。

除非燕轻舞那个女人特意挽留。

“别,先到我们的那个小木屋里面去。”

这一次,阮灵狐打消了夏长歌的想法。

好不容易有和这个家伙单独相处,且能无忧无虑的时间,阮灵狐肯定得珍惜一二。

对此,夏长歌也是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够跟从。

夏长歌也不可能事事都依着阮灵狐。

比如说阮灵狐也打算在这里收几个小狐狸精继续当女儿什么的,夏长歌是直接否定了的。

他可没有那样的闲情逸致了。

阮灵狐无奈,在她的小木屋里停留了七日的时间,她也是老老实实地和夏长歌一起到了冰晶魅狐族中。

阮灵狐很是贴心,知道夏长歌有事情要做。

到了冰晶魅狐一族后,她就让夏长歌离开,自己呆在这里就好了。

夏长歌考虑了一下,还真的先离开了。

他没有直接去见燕轻舞,而是找了一个偏僻的雪峰。

在麟神留下来的两件灵宝中,夏长歌最终把那一把青鳞长枪拿了出来。

这一把长枪一从空间戒指里面被引出。

看到那个人不是麟神,而是夏长歌之后。

第一时间就直接对着夏长歌刺去。

不得不说这有器灵的法宝就是不一样啊。

夏长歌在放开这一尊灵宝的时候就有这 样的心理准备。

所以说面对这个家伙的偷袭,夏长歌显得游刃有余。

直接伸手握住这一杆青鳞长枪。

灵宝不愧是灵宝,没有主人的灵宝爆发出来的力量就让夏长歌险些控制不住。

怕是正常的元婴境后期,都不可能驾驭得住这灵宝啊。

夏长歌拿出十足的力量,双手死死的捏住青鳞长枪,准备彻底征服这一尊灵宝。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却想不到青鳞长枪突然爆发出一股强烈的刺芒攻击,让夏长歌的手掌瞬间被刺得鲜血直流,不得不放开这一尊灵宝。

“这……这是什么手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狼与兄弟修罗武神无限神装在都市然后,爱情随遇而安升迁之路龙王殿人途
相邻小说
空间千亿物资:大佬带全村脱贫致富穿越七零:我带千亿物资领着全家奔小康重生过去有亿点物资人类之光安布雷拉修炼:从熟练度开始英超兵工厂,保温杯之王网游:开局融合SSS李元霸妖兽入侵:开局融合SSS李元霸隐身就完事了白马掠三国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