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零点看书移动版

141背锅的王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苍茫的小兴安岭中。

王远接过老婆李艳递过来的竹筐,取出各种物品开始做准备:

“已经快中午12点了,来燕子咱们一人抬一棵,争取晚上天黑之前把他们都抬出来。”

“啊,我也要抬啊?可是我不会啊。”

“这个很简单的,我来教你,用鹿骨钎子这么一点点扒拉土就行,尽量别伤到任何一条须子。”

人参一共有两棵,如果只靠王远一个人的话,天黑之前一定抬不完。

不过现在有老婆李艳帮忙就不一样了,两一起抬参,一点点的看似很慢其实相当快了,很快就有一些人参的根须露了出来。

李艳蹲在王远左边,慢慢的有了信心:“抬参也不难嘛。”

“对呀就是这样,不过不要追求速度,慢慢的一点点的抬。”

“我知道,对了小远你是咋找到这两棵人参的啊?”

“我在石头旁边路过,扫了一眼就看见他们了啊。”

小两口没有午饭可以吃,但发现人参的欣喜感冲散了那股饥饿感。

三只狗子就不行了,他们趴在旁边的草地上懒懒的不想动弹,想不明白主人们为什么不回家吃饭。

太阳一点点的西斜着,地上的树影渐渐地被拉长。

气温降低,吹过的风也慢慢地凉了起来。

到了将近下午5点的时候,王远和李艳终于把两棵人参抬了出来。

“哇,真漂亮啊,这两条人参腿就和人的两条腿一样。”

李艳很开心,真的是白捡两条大人参:“小远,你说这两条人参值多少钱?”

王远割树皮,扒苔藓准备打参包子:“卖5万块钱还是不难的。”

“多少!?”

李艳震惊的张大了小嘴,她知道野生人参价格昂贵,但也不应该有这么贵吧。

“我这说的都是保守的,要是卖给那些国外回来的假洋鬼子,恐怕能卖出十几万,乃至几十万的价钱啊。”

王远听李绅说过,外贸局那边是对外出口一些野山参,飞龙,鹿肉,熊掌等等东西的。

国内对飞龙的收购价是5块钱/只,算是涨了一块钱,但是外贸局卖给国外要的是美金,换算成人民币大约是480块钱一只。

恐怖如斯!

人参卖给国外,也是一个天价。

当然王远不打算卖,这种宝贝还是留在自己家吧。

把参包子放进竹筐里,两人又把装着蘑孤的筐子捡回来,然后高高兴兴的往山下走。

鸟鸣山更幽。

斑驳的阳光穿过树叶之后撒在脸上,暖洋洋的,叫了一天的知了还在大叫着,倒是有了几分盖过鸟叫声的架势。

等到快出山了,路过一个小检查站的时候,王远两口子遇到了开着手扶拖拉机的王帅。

这个小检查站成立没多久,就设在出山的主干道上,主要目的是为了防止村民们偷松树,以及砍活着的树木当柴火烧。

今年开始官方只让锯死树,不让锯活树。

但是死树难锯,木头更硬,锯一棵死树的时间够锯三四棵活树的了,所以人们会偷偷的锯活树。

今年王帅锯了活树,结果被人家差着了。

“说了不让锯活着的树,你咋就不听呢!

王家屯儿的是吧,你爹叫啥名?有些事说了八百遍了就是不听。

你看看这锯的可不是一棵,十来棵!你以为藏在车斗下边儿我们就看不见了……”

检查站的中年人背着步枪,爬上车斗后直接把下边的木头都翻了出来,然后一顿喷,现场的气氛非常紧张。

王帅被喷的灰头土脸的,额头青筋暴跳,但又有些无可奈何。

旁边几个下山的村民不急着走,就坐在旁边看王帅的笑话。

不过看到王远和李艳想走过去,王帅阴沉着脸嚷了一句:

“检查的,你咋不查查他俩的筐呢?就让他们这么过去了?”

王远心里咯噔一下。

检查人员是俩人,都背着步枪,另一个人看了王远两口子一眼,笑着道:“两三个筐子能装啥东西啊。”

王远心里松了一口气,然后一脸黑线的瞪了王帅一眼:

“你属狗的啊,咋逮谁咬谁呢?两位同志,这个家伙是我们屯子的,叫王帅儿,平时就不干啥好事,吃喝嫖赌,坑蒙拐骗样样在行。

你们一定要好好治治他啊,最好是罚他10块钱!”

几个看热闹的人瞬间大笑起来,还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大,嚷嚷着应该罚20块钱。

番茄免费阅读小说

王帅要急眼了,撸起袖子就想干王远一顿,不过想到自己打不过后者所以又缩了回去,只能大声道:

“王远你别血口喷人!咱们屯子数你这家伙最坏!”

其实王帅更想干两个检查人员一顿,他觉得对方就是在刁难他,只是他又有点不敢,他要是敢动手那对方是真的有可能开枪的。

甚至他被打死了,那恐怕也是白死。

这个年代要比后世“莽”的多,人命也没有那么金贵。

王远懒的和他逼逼,直接带着老婆李艳下山了,很快两人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山道上。

下了山走在农村道路上,两边是成片的高粱地。

李艳轻轻拍拍胸口,说着:“刚刚真的是要吓死我了,要是查着咱们的两棵大人参,那可咋整。”

“差着也没事儿,人参这种东西谁挖着就是谁的,当然还是不要宣扬的好,咱闷声发大财。”

王远踹断了路边高粱地里的一棵矮矮的小高粱,让大高粱遮着阳光这种小高粱是注定长不大的了。

捡起高粱杆儿,然后用嘴巴剥皮,吃高粱杆靠近地面的那两段儿。

“好吃吗?”

“还行,有一股甜味儿和甘秸似的,要不你尝尝。”

“俺才不吃呢。”

李艳嘴上满是嫌弃,但王远把高粱杆儿递到她面前的时候,她还是咬了一口。

“嗯,确实甜!高粱杆为啥是甜的啊?”

“应该有糖,就靠近地面儿的这两段甜,其他的就不甜了,有的包米秸也有类似的情况。”

拐了一个弯儿之后,远远就看见月婶儿正站在她家的包米地外边,双手叉腰气的夫夫的,走近了一问才知道,她家的包米让别人掰了很多去,估计不下几十个。

月婶气的直哼哼:“不知道是哪个王八槽的掰俺家的包米,吃吧,噎死他们这些狗娘养的。”

王远和李艳哭笑不得。

“好了别生气了月婶,回家去吧,把自个儿气病了还要花钱吃药,更不值得了。”

王远劝了两句,看清楚月婶儿筐子里的东西后,说道:“嚯,摘了这么多蘑孤啊?”

“是啊,俺家孩子爱吃这种包米蘑孤,说吃着像肉一样。”

李艳没有吃过,好奇的问道:“里边儿不都是黑黢黢的粉末儿吗?咋吃啊?”

“这种没开口的好吃,比较鲜,就洗干净了切段儿,和其他菜放到一块儿炒就行。”

包米蘑孤是有玉米黑粉菌造成的,一个包米长了这东西那几乎就不长粒了,也就是说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减产。

只是减产再严重,农民们也没有辙的,只能逆来顺受着。

在屯子路口分开,王远和李艳开开心心的往家走去,只是当他们来到自家门口的时候,瞬间开心不起来了。

院门儿上的锁被人剪开了,屋门还敞开着一条缝。

李艳眉头大皱:“小远,咱家可能进贼了!?”

“卧槽,谁这么头铁敢来咱家偷东西?”王远直接端着猎枪往里走,然后招呼着:“狗子们,上!”

“汪~”

三只猎狗瞬间气休休的往屋里冲,然后王远紧随其后,各个屋子都找了一遍,但是没发现人。

“燕子进来吧,家里没人。”

李艳连忙快步走了进去,自己捡被子,衣服被扔的到处都是,炕席让人卷了起来,炕琴里的小零碎散落一炕。

柜子让人抬开了,里边的大米大片的散落在地上。

最让人气愤的是,大铁锅都让人从灶上扒下来了。

“这是咋整的啊?”

李艳急急忙忙的去找她藏起来的钱,柜台后边儿的老鼠洞里藏了一罐头瓶子钱的,现在一分都没了。

炕席下边儿也藏了一些钱,同样没了。水翁下边也藏了一些,一看,钱果然没了。

只有藏在米柜里边的钱还在。

看到李艳都要哭了,王远不由轻声细语的安慰道:“好了好了,钱没了就没了。”

“哇!”

李艳瞬间大哭,勐然爆发出来的哭声把三只狗子都吓了一跳:

“8千块钱啊!整整8千块钱都没了!就剩下这个瓶子里边儿的两千块钱了。”

“好了好了,别哭了。”

王远把李艳抱在怀里,好一顿安慰才让她止住哭声,天色渐渐的晚了,王远没再让李艳和狗子们在屋里待着,而是和他们一起去了老妈那院儿。

知道家里进贼了,老爹老妈他们也瞬间炸锅。

很快村里的很多人都知道了。

王远让老爹,王虎他们守在门边儿,不让其他人进去破坏现场,然后骑着摩托去了乡里报警。

报警也许有用,也许没用,但总要试一试嘛。

两个穿着单薄的绿色衣服的警查,骑着侉子就过来了,一番侦查后只提取到了两个不同的脚印。

这两个脚印不属于王远家的任何人,基本可以确定是小偷留下的。

警查给王远和李艳录了口供,然后语气温和的劝告道:

“钱丢了就丢了,日子还要继续过,别想太多了啊。”

一次被盗8千块钱,这在整个市里来说都算是金额重大的桉子了,其实两个警查也非常好奇为啥王远家有这么多钱。

村民们都凑过来看热闹,从村民们那知道王远家开养鸡场之后,两个警查才稍稍释然。

然后他们又和王远的老爹老妈滴咕了几句,王远听力很好,听到他们的对话了。

“看着他们点儿,别让他们想不开,钱没了再挣。”

“知道知道,警查同志你们一定能抓住那俩贼吧!?”老爹双眼布满血丝,知道丢了8千块钱他比王远还心急呢。

“哎,得手了这么一大笔钱,贼很可能跑到其他地方猫着去了,钱不花完了是不会出来的,所以……反正我们会尽全力去破桉的。”

两个警查又去走访其他村民,很快得到了不少有用的信息,比如冯辉的儿子“冯康”看到了两个陌生人,脚步匆匆的走的很快。一胖一矮。

王家屯儿很少有外来人口,所以基本确定就是他俩。

老警察是派出所的所长,经验要丰富的多:“最近这段时间你们家就今天下午没人,然后就被盗了,所以说贼是知道你们下午没人的。

他们是咋知道的呢?

如果是通过盯梢,那大概率不只是盯一天,那村子里边儿就这么大,还有很多小孩子到处跑。那大概率之前就有人见过他们的。

现在却没有!”

王远眉头紧锁,感觉警查分析的有道理:“那同志,你的意思是?”

“我怀疑,是村里有人和贼勾结!望风的人是村里的,村民们见着望风的人也不会觉得奇怪,因为他本来就在村里生活。

贼很可能就是知道你家开养鸡场,目标就是钱!说吧,你家在村里有啥仇人没有?”警查目光注视着王远,感觉桉子要破了。

“仇人?”

王远眉头微皱着,目光在周围看热闹的人群中移动,最后定格在王帅身上。

王帅正呲着大板牙傻乐呢,他根本就不掩饰自己的高兴,刚刚王远一句话,检查站的人真的罚了他10块钱。

那可是足足10块钱啊!

购买好几斤肉的了!王帅气的肝疼,鼻子都快气歪了。

现在他只觉得苍天饶过谁,报应好轮回:“该呀,真的是活该!王远儿不是得瑟吗?现在得瑟不起来了吧哈哈,贼这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最后那个“吧”还没说出口,他就见到王远用手一指他,然后眼睛不怀好意的看着他,滴滴咕咕的和两个警查说了些什么,之后两个警查就走向了他。

原本嘻嘻哈哈,神态各异的村民们也察觉到了事情不对,纷纷变了脸色让开道路。

王帅那股得意劲儿瞬间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亡魂大冒,冷汗淋漓。

然后他就做出了令他后悔一生的动作——跑!

嗖~

王帅扒拉开身后的人群,脑袋中就只有一个想法,一定要跑,千万不要被抓住了。

“别跑!

小子站住!”

本来警查只是想盘问一下王帅,这是非常正常的,因为王远和他们说的是——村里的仇人就只有王帅一个人,而且绝大部分村民都是老实巴交的庄稼汉,根本就不认识偷鸡摸狗的社会人员,但王帅因为收鱼的缘故,认识不少社会闲散人员。

仇人+认识社会闲散人员,使的王帅的可疑度直线上升。

当然警查很理智,明白到此为止依然仅仅是怀疑。

但是王帅一跑,瞬间形势就变了,这几乎是坐实了就是他!

所以所长边大骂这追赶,边拔出了手枪:“站住!再跑开枪了!

“砰~”

发现王帅还不停下,所长直接朝着天空放了一枪,然后就用枪瞄准了王帅的大腿。

王帅吓得浑身瘫软,被一个土嘎达拌了一脚直接摔倒在地上,然后被警查用手铐子拷了起来。

“真的不是俺啊,真的不是俺!?放了俺吧……”王帅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得意劲儿,鼻涕眼泪都下来了。

“老实点儿,不是你你跑啥!?”

“我,我害怕。”

“不是你做的你害怕啥啊!?只有小偷才会害怕呢!起来跟我们走一趟!”

王帅的老爹老妈冲了出来,可惜警查还是把王帅带走了,老两口又来求王远,王远哭笑不得:

“钱到底是不是王帅和同伙拿的?”

“肯定不是啊,俺家孩子不干这种事儿。”

“那不就得了嘛,既然没事儿那肯定会放回来的。”。

晚上,吃完饭后王远和李艳很快就熄灯睡觉了,看着窗外的皎洁月光,李艳缓缓道:“小远,你说钱是不是王帅和别人一起偷的?”

“我也被搞蒙了,他想逃跑那几乎就可以确定是他了!但我心里还有一个声音告诉我不是他,因为我已经好几天没见着他了。”

李艳缓缓道:“他偷偷摸摸的盯梢,应该也发现不了吧?”

“几乎不可能,他要是能看见咱,那咱就能见着他,我的五感很敏锐的……好了不想了,睡觉吧。”

夫妻二人很快睡去。

市里一家旅馆,一高一瘦两个汉子正在大口吃烧鸡。

“胖子,东西没有找着,咱们还要继续找!”

“我知道,不过这回得了八千块钱也不错了,哎呀~怎么会没有呢?他把东XZ到别处去了?”胖子眉头拧起,满脸恼火。

“有可能,咱们还要盯着他!”

“哎呀要我说何必整的这么麻烦呢,找个他落单的机会,咱们直接绑了他问他不就得了?他要是敢不说,咱直接砍他一根手指头!”胖子眼底闪过一抹凶光。

瘦子满脸震惊,最后咬着后槽牙道:

“胖子,你踏马就是蠢猪!王远手底下好几百个小弟你不知道吗?

他要是出了事儿,你觉得他那些小弟会不会拼了命的找咱们?到时候整个东北,恐怕都没咱们的容身之处啊。”

胖子瞬间冷汗淋漓。

王远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势力这么强了,其实他不觉得那几百个人是自己的小弟,与其说是小弟,不如说是大批发商和零售人员的合作。

但显然其他人不是这么认为的。

……

翌日一早,细雨蒙蒙。

王远正在家里就着咸菜洋姜,喝碴子粥呢,身披雨衣的两个警查又登门了。

“同志,喝碗粥暖暖胃吧。”

“不了不了,我们来是想向你了解一些事情,你有没有看见过王帅在你家这边晃悠?就是最近这一段时间。”

所长的眼睛很明亮,直视着王远的眼睛,显然他不会完全相信王远的话,而且想结合着王远的反应来做出判断。

毕竟人都是有倾向性的,也都是会说谎的,既然王远和王帅有仇,那完全有可能捏造一些对王帅不利的证词。

不过出乎所长意料的是——

王远真诚的道:“没有!一次都没有!同志我的五感天生的比别人敏锐,如果他盯梢我的话,我大概率能发现他的。”

“这次作桉的是老手,一定会有人盯梢的,所以既然你的感官那么敏锐,那你发现谁比较可疑?”

“额,没有任何人。”王远瞬间尴尬了,这岂不是证明自己的感官并没有那么敏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判官修罗武神狼与兄弟冥河传承韩三千苏迎夏升迁之路龙王殿逍遥兵王
相邻小说
写轮眼中的霍格沃茨海贼:开局一双写轮眼开局地摊卖空气我真的不开挂这么菜打什么职业?回家养猪去吧我的女神校花老婆重生之亏成亿万富豪亏出个二次元帝国吃亏就变强开局爆亏,反买垃圾股涨停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