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零点看书移动版

第640章 紫铜锁链,暗室哭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火光幽暗,牢笼森然。

其间暗影幢幢,似有物什囚在其中。

一股凉风忽然掠过,杨朝夕、覃清、吴老九三个皆寒毛直立,眼中全是戒备之色。

这骤起的紧张只持续了半息,杨朝夕便松了口气:“笼中空无一物,大伙儿不必惊惶。只是那牢笼似有些古怪,不似囚人之物,倒像是关着熊罴虎豹之类的兽笼。”

覃清、吴老九听罢此言,这才惊疑略去。覃清仍旧缩在杨朝夕身后,手里握着吴老九递来的长柄木勺。吴老九却攥着火折,壮着胆子凑到铁笼近前,向铁笼格栅中望去。果见里面空空荡荡,铜灯照射下、一道道粗实笔直的黑影。

吴老九彻底放下心来,伸手向那铁笼格栅摸去,只觉触手滑腻、一片冰凉,竟无半分锈蚀之感!每根铁栅皆有小臂粗细,间距却不到两拳,莫说是大人、便是大些的孩童关在里面,也定然钻不出去。

“这铁笼好大手笔!”

<‏‎‏‎‏​‎‏‎​‏‏‎‎‏‏p>覃清指了指笼底散落的碎片与铁链,在一旁惊叹道,“从前定是关了头了不得的凶兽。单那些虬曲的铁锁链、便有手腕粗,何况还有些破碎的符箓,定是作镇压之用。”

“覃师妹所言非虚,这确是囚禁妖兽的笼子。”

杨朝夕已摸起一片断口参差的碎片,面色略显凝重,“丹砂为墨,桃木作符,若是寻常妖兽,何须这般阵仗?且除了这些镇妖灵符,铁笼四脚还安着镇魔印,上头挂着三清铃、敕神旗等物,皆有毁损痕迹。最明显处,便是铁笼上方那水瓮粗的破口,必是妖兽逃脱时、硬生生拗出来的……”

覃清、吴老九闻言,这才仰头向铁笼上方望去:果然瞧见一团漆黑中,有处昏黄的破口。十多根小臂粗细的铁栅,不知被什么凶物用蛮力拗断,如蚓似钩、扭折向一旁。有的断头处还挂着些毛发,显然是那凶物脱身时所留。

两人正细细瞧着,却听耳侧风响。转头看时,却是杨朝夕催动“一苇渡江”轻功,自那破口跃入,正正落在了铁笼中,踏起一片灰土。

借着铜灯火光,两人瞧着杨朝夕俯身一捞,登时捞起一段数尺长的铁链。

那铁链颇有些分量,杨朝夕初抓在手里时、便觉肩肘一沉。待徐徐拽起,竟有些站立不稳,当下气灌下盘、使了个“千斤坠”,才将这一段铁链捧了起来。

杨朝夕循着铁链摸去,只见铁链一端连着一坨头大的镣铐。镣铐亦是铁铸,早被那凶物挣开、扭曲得不成样子。铁链另一端则是断开的锁环,忽地从铁链上掉落下来、发出“叮啷”一声脆响。

杨朝夕瞧罢,丢开手中铁链,重又捡起一根继续观瞧,却觉这铁链更加沉重。一端是光秃秃的锁环,另一端却是连在铁笼上、牢固异常。

杨朝夕检视过五六根铁锁链后,忽地发现一条小腿粗、丈许长的锁链,似巨蟒般横在笼底,上面裹满灰尘。杨朝夕握住一节锁环、照旧想要提起,却发现这条锁链竟似铸在了地面上,非但纹丝未动,还险些将他闪了腰。

覃清、吴老九立在铁笼外面,望着杨朝夕不时捞起、又扔下的铁链,听着铁链落地时发出的沉重闷响,不由暗暗心惊。此时也看到了那巨蟒似的锁链、以及杨朝夕欲提不起的窘状,皆已惊得说不出话来。

杨朝夕吃了个暗亏,当即俯下身子、双手握住那锁环两侧,腰马合一,浑身发力,再度向上提起。巨蟒似的锁链终于扭动起来,发出一阵“呯叮当啷”的脆响。而裹在锁链上的灰尘,竟似剥裂的蛋壳、扑簌落下,跌碎在地上,露出内里红中带紫色的质地来。

“竟是紫铜所铸!”

杨朝夕忍不住惊呼出声,“如此粗实的紫铜锁链,只怕不下千斤分量!难怪小道方才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也只抬起了一小段……”

覃清虽在笼外,却也瞧出了锁链不凡。此时听杨师兄失声自语,不禁奇道:“杨师兄!这锁链当真很重么?只怕用来拴虎兕、熊罴也够用了吧?”

杨‏‎‏‎‏​‎‏‎​‏‏‎‎‏‏朝夕顺藤摸瓜,很快摸到这紫铜锁链的尽头,然而却只剩下一节断开的锁环,并无镣铐、项圈之类,想来是被那脱身凶物戴去了。

除了七八条挣断的锁链,铁笼中再无他物。杨朝夕特意收了一撮那凶物毛发,好留待他日探究来历,便要跃出铁笼。然而匆匆一瞥间,却见笼内一面铁栅上似有隐隐星点,凑近了细细观瞧,不禁倒抽一口冷气:

那些光点竟是数百道纵横交错、深浅不一的凶兽利爪的抓痕!因正对着青铜长明灯,才将光亮聚集、反射回来,像是点点星光。

杨朝夕心中虽存着疑惑,然而这暗室三人已然探遍,并无花希子崔琬踪迹。此刻争分夺秒,自不能将时间浪费在此地。杨朝夕当即跃出铁笼,便要与覃清、吴老九一齐折返回地洞,预备去他处再寻。

就在这时,隐隐有女子啜泣声、从暗室一角传来,声音凄楚、断断续续,听得人毛骨悚然。

覃清浑身一颤,登时缩在杨朝夕与吴老九二人中间,显然被吓得不轻。吴老九虽不惧杀伐,但对这些神鬼之事、依旧半信半疑,说话竟也不自然起来:“杨少侠,此间阴气颇重,似乎……似乎是那凶物残害过的怨魂找来此间、欲要索命,恰被咱们给撞见了……尘归尘、土归土,冤有头、债有主……”

杨朝夕虽也是头皮发麻,却知怨魂并无太大能耐,当下强作镇定道:“覃师妹、吴九哥勿怕!便是真有怨魂,也该是通情达理的怨魂,小道这便和他们打个商量去!”

“杨师兄!小心……”覃清心中怕极,本欲劝阻。然而话一出口,却成了叮嘱。

杨朝夕摆摆手,示意无碍。当即轻手轻脚,向着那鬼哭之处行去。同时心中默诵歌诀,体内气息流转,将“望气术”催发出来。然而直行到暗室角落,却连个鬼影都不曾瞧见!

杨朝夕大觉蹊跷,当下伸出左手、掐了个剑诀,点在眉心中央,口诵咒曰: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三清道尊,清气流芬。弟子虔诚,欲开天门。三目通明,照化吾身,辨鬼窥神,急急如律令!

诵咒声落,左手剑诀当即在眼前一抹,双瞳、眉心登时散出淡淡紫芒来。隔着厚厚的石壁,登时望见一团淡黄色轮廓在微微颤动,隐隐约约,若有若无,当是有人囚在左近处。

杨朝夕心头一喜,收起功法,当即拽起覃清、吴老九二人,顺着甬道便向那地洞折回。

来时步步惊心,回程却是轻车熟路。三人不过十多息工夫,便重新回到洞底搭好的“栈桥”上。

杨朝夕望了望身后隐隐有光的“休门”,又瞧了瞧左面“开门”,这才开口道:“方才那哭声并非怨魂所为,而是这道‘吉门’中关押的女子发出。咱们这便进去一瞧!”

覃清、吴老九闻言,皆是精神一振,当下同杨朝夕扭开石门,向着甬道鱼贯而入。

吴老九依旧走在前面,使出那“投石问路”的法子,检测甬道中是否有翻板陷坑。待行至尽头,依旧是断龙石封路、‏‎‏‎‏​‎‏‎​‏‏‎‎‏‏转轮锁在墙。三人照着之前的法子,以乾卦对应的数字“九、九、九”来试,果然轻松破开机括。

随着“轰嗡”作响的断龙石徐徐撤开,女子无助的啜泣声登时无遮无拦传了出来。三人心中大定:果然是人声,而非鬼哭。

然而就在断龙石开启的刹那,那哭声却戛然而止,只剩下满室漆黑,令人望而却步。

吴老九捏着火折子,便要当先而入。却听身后杨朝夕急道:“当心!!”

话音未落,便听得几道犀利的破空声起,接着便是吴老九口中发出一道闷哼,铁塔似的身子登时软倒下来,恰似推金山倒玉柱一般。

杨朝夕望了望身后隐隐有光的“休门”,又瞧了瞧左面“开门”,这才开口道:“方才那哭声并非怨魂所为,而是这道‘吉门’中关押的女子发出。咱们这便进去一瞧!”

覃清、吴老九闻言,皆是精神一振,当下同杨朝夕扭开石门,向着甬道鱼贯而入。

吴老九依旧走在前面,使出那“投石问路”的法子,检测甬道中是否有翻板陷坑。待行至尽头,依旧是断龙石封路、转轮锁在墙。三人照着之前的法子,以乾卦对应的数字“九、九、九”来试,果然轻松破开机括。

随着“轰嗡”作响的断龙石徐徐撤开,女子无助的啜泣声登时无遮无拦传了出来。三人心中大定:果然是人声,而非鬼哭。

然而就在断龙石开启的刹那,那哭声却戛然而止,只剩下满室漆黑,令人望而却步。

吴老九捏着火折子,便要当先而入。却听身后杨朝夕急道:“当心!!”

话音未落,便听得几道犀利的破空声起,接着便是吴老九口中发出一道闷哼,铁塔似的身子登时软倒下来,恰似推金山倒玉柱一般。

————————

感谢夜阑卧听飞吹雪、未定义公式、安栎辰、人间李想是为大大红票支持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冥河传承人途判官逍遥兵王狼与兄弟然后,爱情随遇而安韩三千苏迎夏无限神装在都市
相邻小说
漫威逆转金刚狼柯南之新警察故事晚年大帝,平推当世华娱:从古偶顶流开始霸武香江之小族长重生香江风云时代重生香江1950重生之科技香江神级修士混迹香江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