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零点看书移动版

第二百九十七章 赵匡义和秦桧的冲突,惊魂迭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自从秦桧与赵匡义在内黄县成功汇合后,双方相处的就不怎么愉快。

不愉快自然是有原因的,正常情况下,秦桧不会主动招惹赵匡胤这个手中握着兵权的将领,而赵匡胤就算嘴再碎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和秦桧这个右相拉仇恨,一切都是有缘由的。

双方的争执点就在于要不要放一部分金兵过桥。

在秦桧看来自然是以稳妥为上,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是把这些边军都安安稳稳地救下来,保存朝廷的有生力量。

但赵匡义却不这么想。

左威卫千里迢迢从泗水一带赶过来,难道就只是为了救下这些被金人追杀的顾头不顾腚的边军?

搞笑呢?他赵匡义不是这些人的爹,也不是他们妈,自然没这种义务。

相反,赵匡义更乐意用这些边军的废物来衬托他们左威卫的强悍英勇。

这些边军平日里号称百战之师,可现在还不是被金人一路通关,狼奔豕突地逃到了这里来?

反观他们左威卫,只要在这场战斗中表现优秀,岂不是瞬间就可以反超这些边军,成为大乾所有在编兵马中最靓的仔?

而且诱惑赵将军的不只是这个名头,还有实打实的利益在。

自从金国起兵叩边开始,大乾这边的情况就是一路告急、愁云惨澹。

今天丢几座边关,明天被人拿下几个县城,后天统计出来死了多少兵马……

似乎偌大的朝廷就跟纸湖的一样,被金国人轻轻一吹就要趴下了。

在这种情况下,不管是朝中的文武百官、皇帝陛下,还是各地的乡绅百姓,大家都需要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来稳定军心,民心。

这种时候若是他赵匡义领着左威卫歼灭了金国人的兵马……不用几万、十几万,只需要留下金人几千骑兵,就足够大书特书的了!

到时候不管是为了激励后来者,还是为了稳定民心,朝中都不会亏待了他这个“首捷”的将领。

他赵匡义肯定会被作为一个典型,成为所有人的榜样,名利双收!

而且要歼灭数千金虏骑兵的事也不只是想想而已,他也是认真考虑过,这是真的有可行性才会提出来的。

首先,他们左威卫是驻守内黄修整了好几日,而金人则是千里奔袭,边军累的不行,难道他们就不累了?

边军只顾兜着屁股逃命,这些金人骑兵还要忙着烧杀抢掠、筹集军粮,指不定比左威卫还累。

以逸待劳,迎击金虏,这是左威卫的第一个优势。

其次则是那些金虏骑兵的习惯,路途中只要是敢于打开城门,接应那些溃逃边军的城池,无不例外被金人骑兵紧随其后冲了进去,上演了一场屠杀。

而如今按照这个规律,他们肯定也会想紧随边军屁股,突入内黄,给驻扎在其中的左威卫来个大的。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了,边军需要从桥上过河,这些金人骑兵也不可能从天上飞过来,肯定还要借助这几座桥过来。

但这样一来,主动权就掌握在赵匡义手里了,他想放多少骑兵过河,就能放多少人过河。

他已经提前在城头上准备好了投石机,在造桥之前就以数次设计锚定好了位置,此外还有造桥过程中就在其中埋好的,以牛皮包裹起来的炸药……

只要金人骑兵的前军过桥,就立马发动,将这四座桥完全摧毁!

到时候过了河的金兵就是鱼肉,而他们左威卫就是刀俎,想怎么炮制就怎么炮制他们。

这种冒险的精神自然是和秦桧的稳妥想法完全相悖,双方因此也明里暗里争吵了好几次。

在秦桧看来,赵匡义就是标准的人菜瘾大。

石梁河边的事已经完全能证明这是个什么货色,他描述的计划虽然非常动人,但真要执行起来变成什么样却是未知数。

而且更关键的是,挣再大的军功对秦桧的好处都有限。

作为被朝廷派到这边来处理乱子的总负责人,一场战争的胜败对他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秦桧需要考虑的反倒是整个战略大局上的得失。

打个小胜仗对他来说算不上什么功劳,就算一直吃败仗都没事,只要能拦住金兵南下的脚步,把他们限制在冀州,不去祸祸更多地方,就算他秦桧完成了任务,如此他才算有功。

两人的目的并不完全相同,也不在一个频道上,自然是谁都说服不了谁。

秦桧身份虽然高,但却是个光杆司令,下面的左威卫将领只听赵匡义的,对他这个文官却不是那么感冒。而赵匡义虽然掌握着兵权,但秦桧毕竟是被朝廷派过来,名义上总领军事的右相,他也不能完全不给面子。

最终两人还是达成了妥协。

如果逃过来的边军被金人骑兵紧咬着,无法脱身,那就执行赵匡义的计划。

没办法,到时候想不执行都难。

可要是边军身手了得,到达卫河时已经甩脱了金人的骑兵,那也不能干等着他们追上来,必须快速毁掉这几座桥,挡住金兵的脚步。

至于后续如何……那自然是让边军们修整好了,恢复了实力,再同吴三桂一起商量。

没错,在秦桧看来,吴三桂比赵匡义还是要靠谱一点的。

逃跑也是一门本事,前者能带着好几万边军从金人手中一路跑到现在,还没太大损伤,已经足以说明其能力了。

要是换成赵匡义,可能破关的第一时间就坐着他的小驴车跑了……

城外的隆隆马蹄声也掩盖不了城头上两人的喊声,一个让他们赶紧派兵断后,另一个则让他们不用断后,每一个将士的性命都是性命,不用做此无谓的牺牲。

要是双方意见统一也就算了,可现在这个样子却让吴三桂和一众边将更为难。

不仅要考虑哪种对策对他们更有利,还要思忖得罪城头上的哪个人后果更严重一些。

但所幸这些人都知道,眼下可没太多时间留给他们墨迹。

吴三桂咬了咬牙,还是下了命令。

“赶紧去砍树,放弃战马,抱着树桩过河!”

还轮不到过河的骑兵已经不能再干等着了,只能用这种法子,能走一个是一个。

战马再珍贵,也比不上这些经历了战火淬炼的战士。

马没了可以再养、再买,甚至是从金国人手中抢,但你把金兵抢过来人家可不会替你打仗……

“每部抽调一百弓骑,去断后!”

吴三桂的目光冷冷地扫过在场的诸多边将,最终还是盯住了一个倒霉蛋:“刘游击领兵前去,快去快回!”

本来这种时候应该轮到他这个主将发扬精神了,但这种情况自然是不存在的。

吴三桂可没那么伟大,奔逃数千里为的不就是活命吗?这时候再讲究榜样,说不定就把小命给发扬出去了。

倒霉的刘游击黑脸煞白,四周环视一遭,却发现并没人声援他,就连往日的好友都转过了头,避开了他的目光。

没办法,牺牲他一个,成就所有人,这时候谁敢替他发声,就是和自己的小命过不去。

“刘游击!”

吴三桂面无表情地望着他:“暂时拖住金人,本将会上秉秦相和赵将军,为你留下一座桥断后!”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终究是没把人逼到绝路上,边将们的接受程度就高了许多。

弓骑兵最大的好处就是不需要和敌人短兵相接,也就意味着他们不一定会死,这种断后的任务只要调转马头跑回去放几轮箭,然后再往回跑就是了。

刘游击感受着吴三桂冰冷的眼神,心中已经明白了一切。

现在去还有生还的可能,可要是抗命不遵……可能下一刻就被军法处置了。

毕竟吴三桂之所以选他也不是没原因的,双方之前的关系就不怎么好,不是一个派系的……

咬了咬牙,刘游击还是拱手领命,走上了这条舍己为人的道路。

目送着他领兵前去断后,一众将领的心中并未放松多少。

弓骑兵去断后固然不会全军覆没,但这也注定了他们的断后不会有太大成效。

他们能射箭,金国人中的善射手更多,到时候万箭齐发之下,说不定就把这些人怼成了刺猬。

不真正用血肉之躯去填,而仅靠几根箭羽是拦不住金国骑兵的脚步的。

吴三桂派出去砍树的边军们很快就抱着木头回来了,只不过第一批边军并未忙着抱木头飘过河,而是先由精通水性的边军除去盔甲,拿着木头去河中加固剩下那两座摇摇欲坠的木桥。

没办法,方才那座垮塌的木桥已经给诸位将领留下了阴影,这要是再塌一座,那他们就直接不用玩了。

城头上,眼见边军已经分出了兵马去后面断后,赵匡义的脸色一下子变的铁青起来。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无视只是次要,最重要的是若金兵真被拖住了,等边军全过了河,他想要的战功就飞走了。

另一边的秦桧却松了口气,心说吴三桂果然比这个姓赵的靠谱不少,至少懂得舍弃,也有大局观。

但事实证明,他还是高兴的太早了。

这支前去断后的队伍离金兵老远就刹住了车,零零散散的射出几波箭支后,就立刻调转马头往回跑。

这么骚的操作差点让秦桧和赵匡义闪了腰,目瞪口呆地望着前方的情况。

金人显然也被这些断后之人的操作惊住了,原本预想的血腥拼杀、快速歼敌没有发生,就连预备给这些断后队的“箭雨洗脸”都只射到了他们的尾气,自家人反而被他们的乱箭放倒了不少。

触发了血怒的金兵当即策马狂追,连口中的嗷嗷怒嚎都高了好几调。

虽然断后军射出去的箭让金兵有了几分混乱,但被激怒的金人反而暴发出了潜力,速度更快了几分。

这一来一回之下,很难说刘游击的断后究竟是起了正面作用还是副作用。

而且就凭他们这德行,也用不着吴三桂他们帮他留桥了,等他冲回来,这些边军还撤不完呢!

吴三桂等一众边将见到这种情况,气的脸都绿了,恨不得把刘游击生吞活剥。

好在刘游击还是有几分理智的,现在这种情况是能在金人手里活命,可得罪了这些同僚上司,回去之后一样活不了……而且会死的更难看。

按照吴三桂的性格,说不得要给他按上一个临阵脱逃的罪名,而饱受损失的诸多同僚可能也会推波助澜……

刘游击担心的不只是他自己,还有一家老小……

想到这里,他咬了咬牙,又下令身边一干骑兵,转身向后。

但这时候再怎么射箭骚扰也已经晚了,金兵根本不可能为此停下半步,除非这些人一头扎进金兵的骑阵中,以血肉之躯拖住他们。

但刘游击显然没这么无私,而且就算他很伟大,下面那些东拼西凑起来的骑兵也肯定不会跟着他去送死,冲着冲着说不定就东分西散了。

所以他做了个很油滑的决定,边向金兵冲锋,边放箭吸引仇恨,但离金兵先锋队形很远的时候,又调换了方向,向着卫河的上游方向斜着撤退而去。

如此一来,那些冲在最前面的金兵不可避免地被他们吸引到了仇恨,一边弯弓搭箭,一边挥舞着手中弯刀向着他们追去。

后面的金兵将领意识到不对,急忙喝令前锋不要上当。

然而前锋们箭出如雨,几乎每一波都能带走十几个边军骑兵,让他们惨叫着坠马,同时边军也反身还击,射落了一个个金兵,在如此斐然战果刺激和身边战友的惨叫之下,金兵前锋们也被激起了凶性,杀红了眼,策马狂追。

金兵将领无奈,但总不能再派人去追这些前锋吧?

金兵主力继续加速,向过河的边军主力追去!

但就是刘游击争取来的这么点时间,就成了边军们撤退的关键。

一个个来不及过桥的骑兵放弃了载着自己奔逃千里的马匹,抱着浮木划过了卫河,吴三桂他们这些将领也趁着这个机会,策马从桥上来到了河对岸。

如此一来,还没过河的边军只剩了不到五分之一。

但就在此时,后方的金兵主力已经咬上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判官极品小神医狼与兄弟人途韩三千苏迎夏冥河传承无限神装在都市剑来尊上
相邻小说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穿越诸天的比扎罗超人让你教学,你带最差班级打游戏?神秘复苏:夺取诡画绝地求生之团团哪里跑满朝奸臣,我真的不想当皇帝啊大明:满朝奸臣,你让我登基称帝?孕吐后,满朝文武找孩子他爹!末世之微光回避暧昧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