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零点看书移动版

第三百八十三章 相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夏天的落日来得很迟,夕阳基本没入远方山线下时,河岸上的商船与渔船也大多缓缓驶入了港口停靠,努恩近来对走私队的查缉强度加大了不少,夜间除了部分航行的船外其他船只都会受到严格排查。

在弥昂凌晨冲入瑞克河后,努恩的水上警卫队也加入到了搜查中来,沿岸的岗哨也安插了人手,但守了整整一个白天他们也没发现弥昂的丁点痕迹。

瑞克河本就宽阔,还有汇入的支流,原本帝国的守卫们预计弥昂总要露头上岸,那头奇异的幻兽也难以隐藏,到时候再追击即可,但当一整个白天过去后,他们就知道蹲守直到对方出现的计划该不可行了,除非对方已经淹死了,否则定然已经回到岸上,或是再通过下水道的入口脱身,因此他们将注意重新集中回努恩城内。

而实际结果与他们的猜想略有出入,在逐渐升起的夜幕下,一个银白头发的少女逐渐从阴影中浮现,维站在架起大桥的河门支柱下,再向外就是努恩城墙之外的区域了,站在岸边嶙峋的礁石上,时不时有渡鸦在她身边起落。

过了片刻,极微弱的光亮在昏暗的河水中出现,维的唇角弯了弯,带着丝笑意步入河中,在没过头的水深中拽着浑身浸透水的弥昂从岸滩上的淤泥里爬上来。

浑身的衣服与甲胃内侧的海绵内衬吸满了水,让他的每一步都沉重了数分,弥昂在岸上站稳,先摘下头盔后晃了晃头,将满头的水甩开,而身上的甲隙间水流随着身形的移动而不断涌出滴落。

“看起来有点狼狈呀。”维拧着衣服上的河水,弯身拍落腿上的泥沙,目光则一直停在弥昂身上。

“我没事,只是泡水太久了。”弥昂回过头看着还隐没在水中的都法,多亏了湖神幻兽的水性,否则他恐怕也没法拖着这身泡满水的甲胃在瑞克河的急流中坚持下来。

尽管幻兽体表的光芒并不显眼,但保险起见,夜里弥昂还是让都法在水中停留着等待他。

“你怎么知道我会在这里等你。”维问道。

“你让渡鸦盘旋着帮我引路,我在换气的时候注意到的,看来你早就发现我了。”

“你弄出的动静不小,想注意不到都难。”维轻吹出一声口哨,周边的渡鸦散开飞走。

“抱歉弄坏了你的盔甲。”弥昂带着歉意将头盔递给维。

“这不打紧,这么多年它都不知道有过多少破损,找机会修补就是了。”维双手接过,虽然说得轻松,但弥昂看得出她还是珍视这套来自莫尔骑士的甲胃。

“你以前是怎么找人修补的。”弥昂问道。

“总有机会,有些是其他吸血鬼领地内的工匠,或者是碰上给够钱就愿意帮忙的矮人,后来我自己也学会了一点,因为我的时间很充裕。”维翻看了一下头盔上裂痕的状况。

“努恩有矮人工匠,有机会找他们修补吧。”弥昂想了想,“如果他们不打算把我当通缉犯告知努恩当局的话。”

“那可麻烦了。”维回忆了一下,“缉捕你的人应该更多了,现在你应该是努恩当之无愧的通缉榜首,按照市井的说法比十个绿皮还要穷凶极恶。”

“至于和绿皮相比吗?”弥昂笑了起来,“我也就在努恩的西格玛神殿旁……打翻了一些猎巫人和帝国骑士而已。”笑容逐渐消失。

“你自己知道真实情况,不过就后续的说法来看,引起的火灾、爆炸还有后续的骚乱,猎巫人封禁库里一些东西的失踪大概也都被算在你头上了。”维掰着手指数着,“光看罪名的话,火刑应该都是轻的了。”

“还有这些骚乱?”

“应该很严重,我找机会见到了奥兰多,按他从选帝侯宫廷内听说的,火灾焚毁了大量的机密文件的失踪与焚毁,据我猜测有一些应该是有意为之,当时那里除了你以外还有其他侵入者?”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当然,来弥亚的吸血鬼我都亲眼见到了,至于混沌信徒们有没有掺和尚不可知,但可能不低。”弥昂解开甲胃让水尽快流干。

“这会带来非常深远的影响。”维看着远方努恩山上灯火点亮的神殿区。

“怎说?”弥昂不解。

“猎巫人与教会在经年累月的执法与搜捕中知道很多秘辛。”维讲解道,“即使与混沌无关,那些事件也会被记录下来,那些政治交易,财富劫掠,一次法令颁布背后的斗争,还有贵族政客们的荒唐游戏,很多事逃不过猎巫人以及教会的关注,与教会密切并参与过行动的势力更可能利用这些进行威胁、压制其他的政治势力,而现在很多资料应该都在这场火中付之一炬了,而且在故意纵火中这些应该处于优先地位。”

“所以,努恩的政治势力间会出现间隙与纷争”弥昂接上了她的话,“在那些过去不为人知后,不同的势力团体会再次回到同一起点上较量。”

维帮着解开弥昂背后甲片间的绳索,听到弥昂的话后,点了点头作为肯定。

“但这和我们又有多少关系?”

“对我毫无影响,但对你而言有。”维的手指在弥昂脑后点了点,“有的人因为憎恨想把你杀之而后快,有的则是害怕你知晓了什么秘密,但显然你是众失之的定了。”

弥昂叹了口气:“努恩的贵族显然精于制造麻烦,无论是给自己还是给他人。如果不彻底解决努恩的事情,那我该不适合出现在帝国境内了。”

“接下来打算怎么办?”维绕到他面前。

“问题不在于怎么击败敌人,而在于怎么找到,以及向所有人证明对方是敌人。”

“嗯……当着努恩人民的面和恶魔王子来一场大战?”

“我倒是想,奈何对方不给机会,不给我稍稍摸到了一些他的行事风格。”弥昂拧着衣服,积蓄的水淌在地上,“他并不傲慢,但感觉……像充满了表演欲,就仿佛他的每次登场都处于歌剧舞台上,我猜是混沌影响带来的天性,但他的行动却有着更坚定的目的,也许从玛丽卡那里我能找到点线索。”

“说到线索,我可是大有发现,还记得罗斯吗?那个背叛的来弥亚族裔,她昨晚冒险外出和一个人会面,对方是个女性,年龄应该是二十多岁,罗斯称呼她为凯茜,而她们冒险行的目的地是一处偏远的莫尔花园。”维回忆道,“她们对话的内容很有意思,她们与尚-保罗是旧识,而且她们谈到,尚-保罗有一个妹妹,至于目的嘛,不外乎摧毁努恩之类的俗套故事。”

“吸血鬼、两个女性、凯茜、旧识、孤儿……”弥昂在脑海中整理着知晓的一切,他回忆着与奥兰多探索那间废弃孤儿养护院时的种种细节,以及他们碰上的人,几道模湖不清的亮光闪灭着,“逃离?他们曾经生活在一起的话,那时间可能对得上,琼斯那边你问过了吗?”

“早猜到你会问。”维打了个响指,“罗斯和凯茜这两个名字,他都有印象,很多年前他们都曾受困于一处养护院,不过细节上有很多他描述不大清楚,而且尚-保罗这个名字他没什么印象,不过这还好说,名字毕竟是可以改变的。”

“我和奥兰多那天晚上碰到的人……”弥昂皱了皱眉,“尚-保罗说他曾经在那里住过,但是有疑点,维姬和夏洛蒂的年龄对不上,她们两个都太年轻了。”

“我们可以慢慢探索,至少已经有了突破的方向。”

深吸口气,弥昂靠在岸边廊柱下全身松懈下来,总是紧绷着无助于思考。

“怎么,这就累了,麻烦还很多呢。”维凑近过来。

“只是放松一下,这样更容易集中思绪。”

“放松。”维的指尖转着自己湿漉漉的发丝,带着点坏笑凑过来,“我说,为了把你拉上来我全身都浸湿了,不帮我把身上弄干净吗?”

弥昂转头,维正不眨眼地盯着他,昏暗的桥下她深蓝的双眼比任何晨星都要生辉,薄薄的白色衣饰浸满水后贴在她的身上,她生理上的时间已经永远停留在某一刻了,没有那么成熟但亦充满魅力。

“当然,我可以帮你生堆火。”弥昂看着维微皱的眉,笑了笑站起身,“我可以帮你把脏的衣服洗净,把头发擦拭齐整……”弥昂伸手探到维的耳边,将因为水纠缠在一起的发丝分开,维站在那一动不动,只是注视着眼前那个年轻的骑士。

“但是有很多事情是我可能做不到的,或者现在不能做到,也许我身上还缺失了些什么,也许是我总是充斥着顾虑又古板。”弥昂将她的发丝一点点捋顺,直到不再凌乱为止。

维也笑了起来:“还是那副老样子。”

“不,我在改变。”弥昂认真说道。

“那也很好。”维背着手转了个身,身上的水滴逐渐化作冰屑落下,“那接下来准备去哪?”

“先去找玛丽卡和维姬,该一点点去揭开帷幕看看主演的真容了。”弥昂眺望向努恩的城内,他有种预感,恶魔王子已经在一下个节点等待着他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无限神装在都市剑来判官修罗武神然后,爱情随遇而安极品小神医升迁之路龙王殿逍遥兵王
相邻小说
我守到DNF关服竟然穿越了DNF之直播阿拉德爷爷的旧手杖豪婿战锤矮人十里红妆我在万界抽红包永恒国度穿成前任叔叔的掌心娇神级卡徒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