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零点看书移动版

第九百一十八章:重任在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这个问题,非常难回答!

但是,母庸置疑,这是杜宁想要跨越朝廷重臣这道槛,所必经的路。

现如今,不是土木之后,朝廷百废待兴的动荡之时了,随着天子登基,百官协力,上皇归朝,太子出阁,整个大明一日比一日更加走上正轨。

这也就意味着,想要先上位再被考量合不合适的机会,已经不可能再出现了。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所以,杜宁想要继续往上走,这个问题的答桉,就是他必须要找到的。

想明白了这些,杜宁也就明白,为什么陈循说,能够教给他的东西,已经没有了。

因为每一个到了他这样地步的朝廷重臣,走的都是不同的路,而且,是不可复制的路。

或者更直白的说,他们都有属于自己独有的政治理念。

这种政治理念,是他们长久在官场当中浸淫,由他们踏入官场之后,所经历的一切,汇聚而成的结晶。

所以,必然不同!

正因于此,陈循才会告诉他,出去走,出去看,出去历练。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很多事情,只有自己经历过,才会有真切的感受,只有自己做过,才会有独属于自己的经验。

而这一切,到最后会被熔炼在一起,在某个节点上厚积薄发,最终助他一跃成为真正的朝廷重臣!

这条路,只能自己走!

当然,虽然这条路是什么,现在杜宁还没有头绪。

但是,他本就是聪慧之人,参透谜底之后,大致也有了几个方向。

原本,若是清流未受打压,内阁势重,那么,杜宁大概会先入阁成为排名最末的阁臣。

然后在无数年的政务处理当中,逐渐形成调和内外,平衡各方的政治能力,与此同时,积累足够的人脉,然后一步步的在内阁迁升,直到成为首辅。

这条路的缺点是需要漫长的时间来积累,但是优点是一步一个脚印,十分稳健,只要不骄不躁,不像某徐姓学士一样过分热忱宦途的话,熬年头熬下去,是有很大希望的。

应该说,这对于杜宁来说,也是最合适的路,因为对他来说,自己最大的优势,就是年轻。

他今年才四十七岁,哪怕是在内阁待上二十年,致仕以前,也大有希望能够成为首辅。

但是很显然,如今这条路是走不通了。

不谈他已经得罪了王翱,进了内阁绝没有好果子吃,就单是天子这一关,他就过不了。

所以,他的机会只能是在地方。

想来,天子也是这个用意。

不过,这中间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就在于,天子想要的,或者说,天子能够接受的‘极致’究竟是什么?

所谓君臣平衡,对于个人来说,其实说的,就是这个。

不出意外的话,这次陛辞,是他出京之前,最后一次见到天子的机会了,等下次回来,就该是接受检验的时候了。

“杜大人,陛下召见,请吧!”

两个内宦的声音,将杜宁从沉思当中唤醒。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杜宁大步向前,迈进了文华殿中。

“臣右都御史巡抚陕西兼理大同,山西等处军务整饬事杜宁,叩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从吏部的调令下达的那一刻起,杜宁就算是上任了。

因此,在陛辞之时,自然是要用新的官职名称。

对于朝廷上的大臣来说,很多事情,从官职上就可以看得出来。

就拿杜宁的这个官职来说,从官阶而言,他隶属于都察院,为右都御史。

这一点,和内阁大臣的尚书加衔不同,内阁大臣的加衔,仅仅只是起到一个彰显品级的作用,说白了,只是享受尚书待遇而已。

他们的本官执掌,是某殿,某阁大学士,领差遣入直文渊阁。

但是,杜宁的这个官职,右都御史就是本官!

所以在得到这个官职的时候,杜宁才会如此不安。

理论上来说,他现在的身份,就是都察院的长官,和左都御史陈镒拥有同样的权力。

所谓的巡抚陕西,百姓惯称为陕西巡抚,实际上并不是官职,而是和入直文渊阁一样的差遣。

因此,严格意义上,杜宁现在,已经算是半只脚迈入朝廷重臣的行列了。

从办事的性质上来说,杜宁此次出京,和金廉是一样的。

都是以中央朝廷二品大员的身份,前往地方办理具体的事务。

只不过,金廉是临时事务,而杜宁的巡抚差事,是一个相对时间比较长的事务而已。

这也是陕西巡抚惯常私下被议论为七卿预备役的原因,更准确的说,所谓的七卿预备役,并不是指的陕西巡抚,而是指的右都御史巡抚陕西。

当然,大明惯例以左为尊,而朝廷当中,认可的七卿,一般来说,也只限于都察院的坐堂官。

所以平时看起来,这种外出差遣和所谓加衔并没有什么差别。

可事实上,这中间的区别大了。

杜宁的本官是右都御史,这就代表着,他实质上在大明的序列当中,属于都察院的掌印官。

在外出巡抚时,他的命令会以加盖巡抚关防的形式下达,但是,如果他在京中,那么以他的身份下达的命令,可以加盖右都御史的大印,视同都察院的官方文书。

这一点,是所谓加衔,不可能做到的。

直白点说,右都御史,在左都御史空缺的时候,是可以直接掌管都察院,而不必经过任何任命程序的。

但是,加衔就不具备这种权力。

刑部金尚书出京这么久了,也没见内阁哪个加了刑部尚书衔的大臣,敢插手刑部的庶务。

这就是区别!

“平身吧!”

所谓陛辞,字面意义上来说,就是向皇帝辞行,到地方赴任。

一般情况下来说,这是一个仪式性的流程。

当然,作为一方巡抚,尤其是陕西巡抚这样重要的差事,陛辞更重要的,是聆听皇帝陛下的托付和教诲!

稳坐在御座上,朱祁玉一抬手,示意内侍搬好墩子,笑容温和,道。

“坐吧!”

“谢陛下!”

让杜宁到陕西去,自然是有属于自己的考量,因此,不止是杜宁自己,朱祁玉对于这次陛辞,也是十分重视。

待杜宁落座之后,他沉吟片刻,便开口道。

“杜卿不日即将赴任,临行之前,朕有些话,要嘱托给你。”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杜宁总觉得,在成为了新的陕西巡抚之后,天子对待他的态度,也多了几分不同。

似乎,更显倚重之意!

当然,对于杜宁自己来说,他仍然丝毫不敢怠慢,立刻起身,拱手开口道。

“陛下圣训,臣洗耳恭听!”

“不必如此拘礼,坐。”

朱祁玉抬手下压,倒也并不在意杜宁的小小惶恐,而是问道。

“此番,朕任命杜卿为右都御史,巡抚陕西,兼理陕西,大同等处整饬军务事,杜卿可知朕的用意?”

换了别的时候,杜宁肯定会推辞说不敢擅自揣测圣心。

但是,眼下的场景是陛辞。

这种场合下,天子对他既是交托,也是考校,这个时候再藏拙,可就是给自己找麻烦了。

原本,杜宁接下这个差事后,还有些志得意满,但是,在得到了陈循的提点之后,他很快就收起了所有的情绪。

这段时间,他除了按时上下衙,把自己手头的事务交接出去,剩下的时间,就是找来了兵部关于军屯的各种文书,在府中仔细研读。

甚至,为了此事,他还特意去拜访了陈循一次,为的就是准备今日。

略微整理了一下语言,杜宁斟酌着开口,道。

“臣愚钝,擅自揣测圣心,请陛下恕罪。”

“按惯例,仅巡抚陕西之差遣,已是重任,陛下遣臣出京,一加右都御史之职,二命兼理山西,大同等处整饬军务事,想来二者是相辅相成。”

杜宁一边说着,一边悄悄打量着天子的脸色,却见天子面带微笑,眼中隐约带着一丝赞许之色,他的心才稍稍放下几分,继续开口道。

“整饬军屯乃朝廷大政,推行如今,已是成效斐然,但是,仍有颇多困难需要克服。”

母庸置疑,天子派他出京,首要解决的问题,肯定是推行整饬军屯的大政,但是,这一点差遣当中已经明明白白体现了,只说这个,怕是要被当成白痴。

所以,杜宁必须提出更具体的问题和挑战,短暂的铺垫之后,杜宁也便迅速进入了正题,道。

“以臣以为,如今整饬军屯最大的阻力,一在边将,二在藩王,此二者其一人数众多,其二为皇室宗亲,皆是棘手之极。”

“自上次朝会,臣领命出任陕西巡抚后,便调阅了兵部近段时日的往来文书,可以看出,近段时间以来,刑部金尚书已然向朝廷禀奏了许多关于诸边将的罪证,也处置了一批边将。”

“所以,臣窃以为,陛下委臣右都御史之职,乃是为边境藩王之事。”

随着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之后,杜宁略显紧张的情绪明显得到了缓解,继续道。

“当初太祖皇帝设十三塞王,以镇边境,虽永乐之后,诸王内迁,但是仍有时至今日,尚有秦王,晋王,代王,庆王,肃王,沉王七位藩王,分别镇于甘肃,宁夏,陕西,山西等处。”

“就目前的状况而言,这几位藩王,便是侵占边境军屯的最大得利者,如今代王主动配合,和岷王一起,呈上了府中田册,此乃利国利民之举,但是是否有所隐匿,尚需查证。”

“剩下的七位藩王中,庆王在镇城,韩王镇平凉,之前金尚书到甘宁之地察查任礼一桉,想来对这几位藩王侵占军屯之事如何整饬,已有策略。”

“那么,便余下秦王与晋王,沉王,肃王四府,需要说服其配合朝廷大政。”

“不过,沉王府,肃王府好说,但是秦王府和晋王府,皆是初封于洪武朝,在两地根深蒂固,寻常官员难以弹压,如今的秦王爷,又是陛下尊长,不可轻易冒犯。”

“金尚书主理边境整饬之事,须得坐镇边境,以防有变,不可擅离,故而,陕西,山西两处,需有得力大臣前往整饬,方可保朝廷大政推行无虞。”

“此臣愚见也,请陛下垂训!”

既然成了七卿预备役,那么,就得有这个觉悟,攻坚克难。

没瞧见人家于少保,已经出京去对付各地的藩王了,据说这段日子,刚刚到了河南府。

到那的第一件事,就是上尹王府抓人,消息传来的时候,可是把在京城禁足的尹王爷气的不轻,据说在府中骂了小半日才停歇。

杜宁既然接下来这个差事,自然得有这个思想准备。

要是连两个藩王都不敢面对,趁早还是熄了自己的仕途心思吧。

听了杜宁的话,朱祁玉的脸上倒是浮起了笑容。

看来,杜宁的确是下了一番工夫的。

事实上,这话说得已经够委婉了,说什么‘陛下尊长,不可轻易冒犯’,纯纯是给秦王留面子。

如今的这位秦王,名为朱志𡐤,虽是第五代秦王,但是,从辈分上讲,却是初代秦王朱樉之孙,比朱祁玉的确要高一辈。

不过,辈分不是最紧要的,紧要的是,这位秦王虽然不是诸王当中最跋扈的,但是,却是底气最足的。

其原因一部分是像杜宁所说的,秦王府和晋王府,自洪武时代初封时,便在太原和西安,迄今已传承数代。

还有另一部分,就是在塞王的权力上,两座王府,尤其是秦王府,保存是最完整的。

当初太宗皇帝登基后,削诸王护卫,秦王府是寥寥无几的,并没有被削除的藩王府邸。

虽然说,在先帝登基之后,朱志𡐤主动交出了三护卫的控制权,但是,最终先帝还是给秦府留下了一护卫的兵力。

这一点,在这么多的藩王当中,不说是绝无仅有,至少也是十分罕见的。

朱志𡐤本人,好古嗜学,不喜武事,所以,在诸王当中的风评还算不错,但是,因为秦府的势力庞大,他在地方上的权威也是极重。

最典型的事件便是,当初陈镒为右都御史巡抚陕西时,和秦王府发生了冲突,朱志𡐤直接一道奏本上达朝廷,将陈镒撵回了京中待勘,虽然后来查问过后,确认是子虚乌有。

但是,朱志𡐤这个秦王在朝廷上分量,也可见一斑。

除此之外,肃王内迁之后,封地被改到了临桃兰州,也在陕西,也就是说,如果不算仅仅名义上归于陕西的宁夏和甘肃,那么陕西如今,一共有两位藩王。

相对而言,晋王朱钟铉年轻一些,但是,涉及到军屯的问题,只怕也是难对付的很。

而且,严格意义上来说,大同也属于山西的范围内,这也就意味着,山西一省之地,有晋王,沉王,代王三个藩王,哪怕是代王已经松了口,可单是晋王和沉王二人,若是联起手来,只怕也不比秦王要好对付。

从如今各地藩王的反应来看,整饬军屯母庸置疑,侵犯到了他们的核心利益之一。

所以,在有限的范围之内,他们必然会尽全力反抗。

秦王府和晋王府,又是老牌王府,在地方的势力庞大,杜宁一出京,就要对上他们,身上所肩负的担子,实际上并不轻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韩三千苏迎夏人途判官极品小神医修罗武神狼与兄弟然后,爱情随遇而安恶魔少爷别吻我
相邻小说
全球降临御兽时代废土之我是神级御兽师(鉴宝赌石)大玩家直播:从漫威开始陛下因何造反只想当亡国之君的我昏成大帝无限地球卫士诡秘之上诡秘之旅从成为海盗开始诡秘:从魔女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