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零点看书移动版

第三百六十五章 畏罪自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时至今日,无计可施。

结局已定,回天乏术。

金恩照无力瘫坐在木凳之上,方才不甘质问早已烟消云散,唯独眼底深处的惶恐,难以掩盖。

“何人与你联系?”盛怀安已知金恩照被反满抗日分子欺骗,所谓中央保安局成员自是空谈。

此刻看能否根据金恩照所提供信息,将其抓获。

“叫‘浅山一郎’,住在东傅家甸区南十六道街306号。”

“只知这些?”盛怀安心中明白,对方肯定会在算计金恩照结束后,转移撤离。

此番前去抓捕,只会白跑一趟。

“其余信息不知。”金恩照如何打探“中央保安局”消息?

盛怀安转头去看池砚舟意思不言而喻,惊的他急忙从墙根走出来解释说道:“金队长加入中央保安局一事属下知晓,途中队长还向中央保安局举荐我,说是已经通过审批算是保安局一员,但至始至终属下都没有见过所谓保安局成员,更没有和他们有过任何联系与接触。

事关中央保安局,背后更是有日本关东军参谋本部,属下仅是基层警员一名,实在不敢妄言相关事情,只能被动接受不敢反驳,整个过程中属下没有主动向保安局示好,更没有通过队长打探保安局的消息,这些股长若是不信,可以询问队长。”

池砚舟也不管金恩照会不会帮他说话,但他所言都是实情,不能表现心虚。

听罢池砚舟长篇大论盛怀安不动声色,金恩照看着眼前之人,竟开口说道:“他确实不知内情,当时我也是存着增强自身力量的意思,才举荐他加入中央保安局。”

见金恩照居然愿意帮自己说话,池砚舟也大为吃惊。

盛怀安其实能理解池砚舟,小人物!

不值一提!

人微言轻!

金恩照、保安局、日本关东军参谋本部,你说池砚舟能得罪得起谁?

人不由已唯有随波逐流。

且池砚舟早前不惧沖喜大河保全特务股颜面,新京之行更是可圈可点,后调查金生恵太也是充满耐心,算是有功之臣。

不过此刻盛怀安岂会给你好脸色。

惶恐之下池砚舟再度开口:“有关电台情报一事属下完全不知情,还望股长明察。”

盛怀安此刻庆幸这件事情没有被沖喜大河知晓,不然他将麻烦缠身。

御下不严!

失察之责!

识人不明!

上下离心!

多重罪责都能添加在盛怀安身上,此番无线电信号监测车被炸毁,专业技术人员伤亡惨重,哪怕他是警察厅特务股股长,都难逃责罚。

看着眼前金恩照,盛怀安语气冰冷说道:“你畏罪自杀。”

金恩照闻言没有丝毫意外,但恐惧犹在。

可也知没有退路,他不主动自杀盛怀安便会帮他。

本意不想提起此事,谁知瞒过沖喜大河却未瞒过盛怀安,好在也没有经受刑具之苦。

至于给盛怀安带来麻烦。

这麻烦不会要了盛怀安的命,甚至不会动摇他在警察厅的地位,只是会对前途有所影响。

但如果对盛怀安造成影响,金恩照知道自己不会死的太干脆。

‘冷面书生’的手段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所以此刻也没有什么不能将对方拖下水的不甘。

“能不能让我和池砚舟再说两句话?”

“你讲。”

金恩照侧着头看向池砚舟,片刻后才说道:“帮我准备一口薄棺,葬在市立墓地,劳烦逢年过节能给我烧些纸钱。”

面对这些要求,池砚舟没有去询问盛怀安的意见,而是直接答应:“我若活着,一定办到。”

“麻烦给我一个痛快。”

这个要求池砚舟不得不去看盛怀安,谁知对方面无表情。

见状池砚舟缓步上前,掏出配枪抵在金恩照头上,对方咬紧牙关止不住的颤抖。

池砚舟扣动扳机,审讯室内一声枪响回荡。

门外警员听到动静急忙想要冲进来,却被盛怀安阻止。

“报告上写由你押送金恩照下去关押时,对方惧怕后续特高课刑具审讯,抢夺你配枪当场自尽。”

“属下明白。”

录音设备早就在沖喜大河离开后关闭,现在唯有文字报告。

“等通知宪兵队后再下葬,你且先去准备棺材。”

“是。”

“等等。”

“股长请吩咐。”

盛怀安从怀里掏出一些钱,递来说道:“买口好的。”

双手将钱接过,池砚舟应道:“请股长放心。”

后盛怀安先行由审讯室内离开,前去特务科科长办公室,寻傅应秋汇报具体情况。

傅应秋早已等候多时。

“科长。”

“情况如何?”

当着傅应秋的面盛怀安没有隐瞒,将事情原原本本告知。

听罢讲述,傅应秋起身来至跟前说道:“治安部欲意增强冰城警察力量,你这里现在万不能出问题,很多人都盯着特务科。”

“属下已经送金恩照上路。”

“池砚舟呢?”

“属下担心事后反满抗日组织会将此事公之于众,想给特务科带来麻烦,若池砚舟恰逢同金恩照一起身亡,便有些坐实对方传言的意思。”

池砚舟好杀吗?

简单至极。

报告只需要写押送时金恩照抢夺池砚舟配枪,二人打斗过程中池砚舟被金恩照杀害,后金恩照遭到警员射杀或自己自尽都可。

只是盛怀安认为池砚舟此刻不能死,不然会很麻烦。

“你的考虑确实正确,打算如何处理池砚舟?”

“此前科长命我替换金恩照,我却一意孤行没有听劝,造成如今这种情况属下责任重大,如今还望科长能帮我做决定。”

今日傅应秋都没有提这件事情,毕竟大家心知肚明,自己揪着不放显得小人得志。

盛怀安却也聪明,主动提起且是认错态度。

傅应秋稍作思索说道:“池砚舟虽知情不报却实属无奈之举,我等也在下面摸爬滚打过,应算是深有体会。且金恩照死亡特务股不可缺少一队之长,不如就安排池砚舟接任,那么反满抗日分子就算放出消息,也是不攻自破。”

其实早前傅应秋就看好池砚舟的能力,可偏盛怀安不听。

如今算是证明他所言非虚,那自然是要再试试池砚舟的斤两。

最重要的则是我提拔池砚舟,外界放消息说他同金恩照都加入假的中央保安局,可信吗?

起码会对谣言保持怀疑!

再者便是池砚舟此刻惶恐,生怕受到金恩照一事的牵连,盛怀安用起来就会得心应手。

池砚舟日后岂敢有二心?

事情原委池砚舟确实清楚,可这不是威胁盛怀安的把柄,而是他自己的催命符。

若不想死。

便要老老实实听话。

“属下听科长安排。”盛怀安此刻表现的非常顺从。

实则他也是这样的想法,治安部即将有所动作,他绝对不能在这个节骨眼出事。

提拔池砚舟接替队长职务,就是让外界消息不攻自破,这对盛怀安而言至关重要。

至于其他都是捎带。

等眼前难关度过后,亦能再慢慢调整。

“同时也要敲打一下池砚舟,莫要都跟着金恩照有样学样,下属心生不满竟意图改换门庭,实乃大忌!”

“属下明白。”

“宪兵队方面好好应对,莫要再生事端。”

“是。”

……

……

冰城宪兵队特高课,住田晴斗办公室内。

沖喜大河汇报结束后便低头不起,住田晴斗的怒意他感受的很真切。

“你可知无线电信号监测车的价值?”

“属下知晓。”

“但这些都比不上,在冰城被敌人炸毁影响更大。”

冰城!

严密警戒之下!

遭到炸毁!

这已经不是简单用丢人二字就能形容的,住田晴斗甚至觉得羞愧难当。

住田晴斗深吸口气说道:“无线电信号监测车的停靠位置,你岂能两次之间一成不变,且就算是认为地理位置最佳不想做改变,为何不对现场做详细排查,这些工作要求你都当做耳旁风?”

“属下当时只是觉得离开时间很短就回来……”

“时间短所以不足以敌人做手脚吗?

那你告诉我事实是什么?

你要为此次任务失误,负主要责任。”

“是警察厅特务股金恩照被敌人利用,才造成这样的局面。”

“这是借口吗?”住田晴斗认为这句话别说理由,连借口都算不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轮回乐园剑来韩三千苏迎夏恶魔少爷别吻我升迁之路极品小神医狼与兄弟判官
相邻小说
清穿咸鱼攻略科普精灵:最强宝可梦教父平平无奇的我站在了宝可梦之巅宝可梦狱兽使21世纪的死灵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