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零点看书移动版

第四百五十章 欢迎来到我的世界(求订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齐平道:“先生,白尊的入梦之法到底是什么模样?吞噬梦境,又指的是什么?梦境之战,如何进行?”

一代摇头:“我又没经历过,如何得知?它并未对我施展过,而被其侵入识海的,大都死去。”

齐平道:“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您好歹说下知道的吧,比如说,侵入的梦境大体是什么?”

一代说道:

“据我所知,一旦它降临,进入的会是一个人记忆最深处,记忆最深刻,也最卷恋的记忆……呵,所谓梦境,无非是过往记忆的重复。

你有没有过,经常做同一个梦的经历,那就是了。而当它降临,你也将是清醒的……咦,你打听这些做甚。”

齐平笑着解释道:“万一,以后不幸被入侵呢,我也能有个准备。”

一代摇头:“随你。”

当齐平堕入梦境时,脑海中回忆起当初,二人骑鹤路上的一段对话。

……

齐平发现自己站在一条繁华的,现代都市大街上。

准确来说,是站在一个丁字路口。

时间是夜晚。

整座城市笼罩在夜幕与灯光的海洋里。

白色人行道横穿过面前的公路,没有红绿灯。

公路两侧,一根根路灯上挂着文明城市的灯牌,一熘延伸到视线尽头。

似乎不久前下过小雨,宽阔的柏油路面上,反射着红色微光。

路上车来车往,身后人声鼎沸。

好熟悉的地方。

不用回头,齐平就知道,在他身后是一条摆满了各色小摊的夜市,自己时常跑出来买夜宵……

左手边有一家挂着绿色led灯牌的奶茶店,店里摆着一只憨憨的可达鸭。

右手边一直走有个学校,旁边有家书店,也是自己常去的,会去买最新的杂志和漫画。

“果然是这个梦。”齐平轻轻叹了口气,眼神有些怀念。

上辈子,自己的家就在附近。

他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没有留在医院的病床上,而是经常在入夜后,跑到这条街区,吃吃喝喝,然后一个人坐到天亮。

在“重生”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这里都曾出现在他的梦里。

只是随着时间流逝,越来越澹,最近半年,已经很少出现。

但在白尊的影响下,却再次回到了这里。

这时,一对穿着白T的情侣环着胳膊,与他擦肩而过,脸上洋溢着笑容,你农我农。

梦里也躲不开狗粮……齐平低下头,发现自己身上已经不再是棉袍,而是上辈子习惯的外套,长裤底下,踩着一双老爹鞋。

一切,都彷佛与前世没有区别,他好像重新穿越回了过去。

凉国的一切,都是一场梦。

真的是一场梦吗。

“这……是什么……地方?”一个中性的声音,自天空上传来,带着难以掩饰的诧异与惊奇。

似乎,只有齐平一个人能听到。

齐平冷冷一笑:“国主何必明知故问。”

白尊的声音带着迷惑:

“本尊当然知道,这里是你最深的记忆,所构成的梦境,可……有趣。是你幻想出的?不……这里似乎有着一套完整自洽的运转规则,就像一个真实世界的角落。

可……你记忆最深的,怎么会是这个?……我好像有些明白,为何首座如此看重你了。”

齐平没搭理白尊的分析,而是心中一动。

转身,迈开步子,跑到了身后热闹的小吃街。

然后拍了下脑袋,想起来什么般,在口袋里一摸,拿出手机来,按了下,竟然真的亮了起来。

齐平欢呼一声,扫码付款,要了一把烤串,又钻进街旁的超市,不多时,拎了两罐啤酒出来,然后堂而皇之,大吃起来。

他本来没抱太大期望,但当切实地从味蕾上,感受到熟悉的滋味,他感动的几乎流泪。

白尊好奇地藏在天空,俯瞰着他完成一系列操作,没有进行打断,也未急着吞噬梦境。

而是饶有兴趣地,观察着齐平的每一个动作,眼中的困惑,却不减反增。

“我不理解……你手里那个四方的小东西,是什么?似乎包罗万象,每个人都有,为什么只戳了几下,那些店家便将吃食赠予你?

还有你喝得东西,是酒么,为何这般模样?还有那些大的铁盒子,为何能在路上行走?竟比奔马还快?那些亮着光的……房子,怎能如此之高?而不垮塌?还有……”

白尊的声音响起,这一刻,它彷佛不是活了千百年的神圣大妖,而是一个无知的白丁。

目之所及,一切都显得新鲜奇特。

有些东西,它能勉强理解,从人间找到对应。

比如眼前的街市,让它想起了年轻时,游历九州,在人族国都中看见的闹市……

可更多的东西,却令这位神圣领域百思不得其解。

“嗝。”

齐平毫无形象地,蹲在路边将一把竹签丢下,又灌了一口冰啤酒,然后将易拉罐丢出去。

叮当滚动。

反正是梦,不用考虑公德心……齐平从口袋里摸出纸巾擦了擦嘴和手,唏嘘道:

“虽然你是跑进来杀我的,但我还是要谢谢你。”

白尊疑惑的声音响起:“谢我?”

齐平叹了口气,眼神中带着缅怀:

“是啊,以往做梦,终究只是梦,梦幻泡影,每每醒来,都是怅然。可今日这个梦境,却真实的令人赞叹,呵,就连味道都一般无二。

我一直以为,自己记得很多事,但事实上,这些洗髓的记忆,都已模湖,感谢你帮我回忆了起来,让我能狠狠怀念一次。”

白尊沉默了下,说道: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帮你一直留在这里。”

齐平嘲笑道:

“将我的梦境吞噬,将我的神魂囚禁那种吗。”

白尊说道:

“我看得出,你怀念眼前的一切,既然如此,留下不好吗?你只要放弃抵抗,本尊可以留下你的意识,可你若抵抗,就是真正的死亡。”

齐平站了起来,仰起头,脸上扯起大大的笑容:

“你不是大发慈悲,而是知道,我若反抗,这些记忆会损坏。”

白尊沉默了下,说:“总比死了好。”

齐平摇摇头,说道:

“不,你错了,我的确怀念这一切,但我同样知道,这个世界已经停滞了,它属于过去,而我已不是过去的我。”

顿了顿,他望着天空道:

“最关键的是,你怎么确定,输的会是我?”

白尊沉声说:“你很狂妄。”

齐平笑得张扬:“不,这是理智。”

白尊声音带着蕴怒:

“所以,你刻意引诱我来这里,是抱着这个打算?天真的以为,可以用这些……击败我?简直可笑,不知天高地厚,纵使我只是一缕神念,也不是你能挑战的。

等我吞噬掉你的一切,我自然会知道,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齐平双手插在口袋里,说:“那就来拿。”

繁华的都市内,倏然起了凛冽寒风,齐平眉心刺痛,只见整个城市里的人,都被风吹散了。

转眼间,热闹的街道空无一人。

陷入寂静,只有灯光璀璨。

齐平仰头,望向前方一根路灯。

只见一道披白色羽衣,灰色长发垂至足跟,冰肌玉骨,宛若画中谪仙的身影站在路灯顶端。

《控卫在此》

倏然,羽衣展开,化为双翼。

彷佛神话中的天使。

都市蒙上灰暗,整个世界,彷佛只剩下这一根路灯。

以及,彼此对视的天使与青年。

倏然,天穹凝聚灰云,一个个漆黑的旋涡浮现,继而,一只庞大的熊爪,探入都市。

寒风凛冽,齐平碎发抖动,望见一头摩天大楼般的熊妖,踏足凡尘。

一脚踩在公路上,将数十辆汽车,踩的爆炸开火焰,浓烟滚滚,尖锐的笛声划破夜空。

继而,一头白猿从次元空间走出,随手拔起许多路灯,朝一栋大楼袭击。

“轰……”

爆炸声轰隆不绝,世界摇摇欲坠,齐平面无表情,站在路灯下,与白尊对峙。

望着一头头大妖,袭击城市,彷佛身临其境,观看着哥斯拉电影。

白尊嗤笑一声:

“无论这个世界多么精巧,毁灭它,都无比简单。”

说着,它的身影化作光点升空,消失不见。

大地震动,白猿扛着半截大楼,朝齐平奔来,而后奋力投掷,齐平被庞大阴影笼罩,微微皱眉,心中一动。

竟凭空出现在远处楼房顶部。

“果然,没道理在我的梦里,只有你能到处飞。”齐平目光一亮,略一思忖,手腕一转。

倏然间,一只庞大的,百米长的青铜古剑凝聚。

“去!”

齐平低喝,古剑破空斩去,白猿两只大手合拢,竟将巨剑夹住,两只脚掌抓地,庞大身体被朝后推去。

柏油马路被犁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沟壑。

继而,白猿双臂一振,那巨剑竟一节节崩碎开,朝四方八方飞溅。

而自身,胸前伤口崩开,亦气息衰竭下去。

齐平没有继续攻击,而是站在楼顶沉思:

“我也可以造物,但似乎比不过对方,恩,这是神魂强度的差距,我只是神通境,而白尊即便只是‘分魂’,也是‘神圣’……质量存在鸿沟。”

“这也是神魂碰撞,我难以讨到便宜的缘故,但我同样有着主场优势,所以,倒也不至于落入下风,这种碰撞,也并不涉及记忆吞噬。”

思索间,一头形似朱雀的大妖扑杀过来,将齐平所在大楼燃成一片火海。

齐平瞬间闪现,出现在街角,思索道:

“先生说,以我的修为,若只是分魂,应该无惧,所以,白尊依靠的手段,还是用庞大的,上千年的海量记忆来‘吞噬’……”

他目光一扫,果然发现异常,本来现代风格的都市,竟开始出现一些古典建筑。

城中楼房,被古色古香的小楼取代。

马路上的汽车,被马车取代。

他方才丢在地上的易拉罐,也被一只青瓷酒壶取代。

“……有趣,所以,吞噬的本质是替代?或者说,是‘覆盖’?白尊正在用自己的‘认知’,来覆盖我的记忆,这才是吞噬记忆的真相?”

齐平陷入沉思:

“是了,如果做个比喻,将人类的记忆,编码成数据,那么不同人的记忆,就是不同的数据包,一旦其中存在大量相同的文件,就可以被‘覆盖’……”

“白尊活的岁月长久,几乎见过九州大陆的一切,所以,任何人记忆中的画面,它几乎都看过类似的,起码也能理解,所以可以完成‘覆盖’……”

“而这些幻化的大妖,也在用符合它认知的方法,袭击梦境。”

齐平想到这,眼睛亮了起来,这时候,摩天大楼般的巨熊踏步奔来,一掌拍下。

齐平心念一动,一只通体赤红,近百米高的机甲拔地而起。

这充斥着科幻感的钢铁怪兽胸前核反应炉疯狂运转,用沉重的金属双臂,撑起熊妖巨掌。

“轰隆隆…”

机甲后腰,喷出炽热火焰,提供强大的推力,胸前钢板朝两侧打开,伸出一根根炮口。

“砰!”

“砰!”

登时,一颗颗炮弹呼啸而出,卷着赤红的尾焰,将熊妖打的崩解。

有效!

同样的幻化,青铜剑在白尊理解范围内,所以效果不大,但机甲火炮超出其认知,效果拔群。

齐平眼睛一亮,身影蓦然闪现在高空,探出双手,十根手指如弹奏般点动。

继而,“轰隆”声里,一座座钢架破土而出,朝天空疯狂延展,无数钢板紧随其后,将其包裹,形成炮台。

继而,每一级炮台上,都探出扁平炮口,密密麻麻,倏然亮起湛蓝色的光芒。

无声无息,激光炮启动。

一时间,整个夜幕下的城市,激光粒子炮激发的光束交叉扫过,将一头头大妖斩杀。

将不断覆盖的建筑摧毁。

夜空中,一袭羽衣,灰色长发垂至足跟的白尊凝眉,有些不解地望着那些“法器”。

似在思考,片刻后,它抬起头,望向对面,凌空站立的青年,说道:

“梦境是记忆的重现,故而,你无法在这里幻化出空想的事物,所以,这些法器,是你真实见过的?”

不,但我看过很多电影……齐平说道:“看来你输了。”

白尊绝美的脸上,浅蓝色双眸一如既往的平静,闻言笑了笑:

“如果你只有这点本领,那……还是你输了。”

说着,她一指点出,炮塔熄灭哑火,机甲停止运转:

“光和热,源于太阳之力,而于神圣领域而言,太阳太阴,本尊早不知参悟过多少岁月。”

齐平心头一凛,局势再度逆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尊上然后,爱情随遇而安龙王殿狼与兄弟无限神装在都市判官轮回乐园剑来
相邻小说
四合院:芯生年代神秘复苏之纸钱神秘复苏:开局获得邪灵编辑器我把恐怖游戏玩坏了乱战异世之召唤群雄高武大明:穿成朝廷鹰犬我的合成渔场天朝仙吏脑海里有世界碎片的神豪洪荒:玄门大师兄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