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零点看书移动版

165【凡事都不简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晚上。

几个人一块儿吃了顿饭。

包括陈洋、杨磊、蒋依白、冯世贵、蔡苗苗、贾思宏、李佳楠以及左青。

说实话,把这几个人聚到一块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尤其是贾思宏和李佳楠的同框。

自从上次的事情后,这两个人就像陌生人一样,谁也没主动联系谁,更是互相躲避。

明明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却摆出了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态势。

当然。

两人这也可能是为了避免尴尬,尤其是贾思宏这边,表白失败的他,明显更加自卑了,彻底没有了面对李佳楠的勇气。

陈洋有时候看着这样的贾思宏,也觉得其挺可怜的。

可他也没什么办法。

如果这是一道坎,贾思宏注定只能自己想办法跨过,即便付出巨大的代价。

这就是人生。

也是每个人的路。

两人今天能聚到一块儿,主要是事先不知道彼此会来,不然也不会来。

当两个人都来了,那也只能默默坐下,总不能真的掉头就走。

至于左青这姑娘,严格意义上来说,她现在还不是陈洋他们这个圈子的人。

她是来给陈洋送一份文件的,过来正好撞上了陈洋他们在吃饭。

陈洋他们当然很热情的让其也坐下来吃饭了。

左青那边稍微推辞了一下,也就坐了下来。

她挺会来事的。

没把自己置身圈子之外,而是和大家像朋友一般有说有笑。

看上去毫无违和感。

一群人聚餐,这是很难得的事。

所以包括陈洋在内,谁也没有去提有关工作上的事。

大家都在说一些私事。

期间倒是谈到了谈恋爱结婚这个主题。

而不出意外,贾思亲和李佳楠全程保持沉默,没参与任何发言。

大家都知道他们两个人的事。

也都很默契的保持了略过,没有故意鼓捣着为难。

相对来说。

就属杨磊和左青最为活跃。

这两人都是单身狗,可谈起感情话题,一个比一个活跃。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万年情圣出身呢。

杨磊现在是彻底好了,过去发生的糟糕事他表现的根本不在乎,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面对众人的调侃更是畅怀大笑,直言哥们不在乎,过去的糟心事以后再也不会发生了,而且从今往后,哥们要醉生梦死,好好的玩,好好的耍,其他事都是浮云。

对于杨磊摆出的这副姿态,冯世贵等人觉得其是在吹牛,只有陈洋真的以为这家伙能干出来。

别的不说。

这家伙要是能恢复到高中时期的“混蛋”,就指定能做出这种事。

“磊哥真社会”

左青坐在一旁瞎起哄。

其实大家是有些意外的。

杨磊是单身狗也就算了,怎么长相出众的左青也是条单身狗呢。

这不科学。

即便是陈洋也没想到左青这么漂亮的姑娘还单着。

因为这个世界就是这样。

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颜值出众的年轻人就是更容易解决终身大事,谈恋爱处对象对这类人来说不过是家常便饭。

左青今年24岁。

虽然只比陈洋小一岁,但其实也不算小了。

她就算大学一毕业就结婚陈洋都不意外。

“我啊,一般人可瞧不上”

左青哼了一声,倒也有什么说什么。

她表示自己是家里的独生女,不同于别的父母都盼着自家孩子赶紧结婚,她父母反过来希望她暂时不要结婚。

而她自己也觉得早结婚没什么好处。

这些年也碰到了不少追求者,可没一个有感觉的。

大学期间倒是迷恋过一个学长,可人家有女朋友,她也不能做出插足那种事。

只好作罢。

“那小左,你觉得什么样男的才能入你的眼?”

杨磊色眯眯的盯着左青。

他其实从左青刚来的时候就试着撩拨,只是后者不怎么搭理他。

可这小子脸皮够厚,不羞不臊的,依旧撑着张热脸,牙都快露出来了。

“怎么说呢,最起码得长的高大帅气,我是颜控”

左青这句话一出。

杨磊的大脸瞬间就垮了。

因为他有自知之明,自己长相只能算一般。

在坐的几个男的里面,单论颜值,也就陈洋还够看。

其他人都不咋地。

这说明仅仅这第一条下去,他们几个人都没戏。

包括陈洋也没戏,陈洋虽然长的高大帅气,可他有女朋友了,正主就在身旁坐着呢。

《控卫在此》

“其次就是有一份正经的事业,总不能我养他吧”

左青掰了掰手指头,继续说道。

她家里条件还算可以,三口之家,父母手里头都有生意。

可也不愿意因此而养一个吃软饭的。

仔细想想。

左青所提的这两个条件,其实都不过分。

大部分女生找对象都会考虑这两点。

只不过人各有命。

有的人能找到符合这两个条件的男朋友,有的人却死活也找不到。

“所以像你这类型女生,以后大概率都会走上女强人之路的”

陈洋难得的插了一句话。

左青和蒋亦白不同。

前者活的更透彻,更具有功利性,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对事业有一定的热情,也很有野心。

相反的。

像蒋亦白这样的,不争不抢,很随和。

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这是两种不同的生活态度。

倒也谈不上谁的生活态度好,谁的不好。

反正从陈洋的角度来看。

他更喜欢蒋亦白这样的。

他自己已经全身心拼事业了,蒋亦白如果和他一样,那他们两个在一块儿成什么了。

想想就很别扭。

相对来说。

左青和蒋亦白母亲,也就是柳茹芳多少有点像。

而在陈洋看来。

左青在未来也有机会成为像柳茹芳那样的人。

还是那句话。

只要左青自己努力。

剩余的事,有他陈洋呢。

舞台他可以提供,也可以搭建。

“小左,好好干,老陈很看好你”

冯世贵趁机说了一句,顺手还和左青碰了杯酒。

五一过后,他就要离开信泽财务去静宁区筹建分公司了。

像今天这样的聚会,以后恐怕很难再经历到。

左青当初是他一手推荐进公司的。

不管当时是出于什么目的,都过去了。

他现在所想的就是左青能长时间一直待在信泽财务公司,这就足够了。

“啊,真的吗?”

听冯世贵这么一说。

左青也是立马扭头看向了陈洋。

陈洋很看好她?

这属实没想到。

不过再一想。

倒也不那么意外了。

整个信泽财务,在她左青眼里,也就是老板陈洋能让她心生敬佩。

有些时候会觉得他们是同一类人。

彼此欣赏倒也正常。

“是啊,他最近经常在我这里都提起你呢”

自始至终都抿着笑意的蒋亦白也说了一句。

她这句话说的稀松平常。

可陈洋能听出来。

这丫头这是在宣誓主权。

大概又吃醋了。

不过也正常。

女人和女人嘛。

除了互相吃醋还能干嘛。

………

一顿饭下来。

陈洋差点喝醉了。

要不是蒋亦白没喝酒送他,他都不知道怎么回去。

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钟了。

是被尿给憋醒的。

醒来的时候发现母亲已经起床了。

甚至把卫生都收拾完了。

她刚从陈雪那小姐妹俩的房间出来,正准备去叫陈洋呢。

“正好,既然醒了,那就赶紧起来洗漱收拾,天马上就亮了”

看到陈洋,也是如此说道。

夏天太阳出来的比较早。

现在是四点半,正常情况下,不到五点半,天就大亮,太阳也会出来”

“这是亦白昨晚交给我的,说是前两天在商场给你买的”

母亲随后又将几个衣服袋子交给了陈洋。

她虽然不知道这些衣服的具体价钱。

但估计也不会便宜。

包装摆在那里。

仔细想想。

也挺高兴。

只要这两个小年轻和和气气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她这个当老人的就心满意足了。

“你也应多抽点时间,给人家亦白买点礼物,男娃娃怎么能一直让女娃娃主动呢”

看到陈洋一脸闷逼的表情,梁玉梅也是马上反应过来。

她意识到,陈洋八成是不知道蒋亦白给他买衣服的事。

也有点没好气,觉得自己儿子有点过分了。

蒋亦白那么优秀的姑娘,他咋就不知道捧在手心呢,一直大大咧咧,无所谓的态度,真让人生气。

“你儿子我能不疼老婆吗,只是你看不到而已”

面对母亲的责怪,陈洋打了一个哈欠,脸皮很厚的说着。

随后便去洗漱。

等到羊场的时候。

父亲把羊已经喂了一半。

陈洋一下车就开始帮忙。

把水龙头拧开,给每个水槽都放满了水。

三百多只接近400只羊。

一天下来光是喝水,就得不少。

更别说是草料了,那只能是更多。

按照父亲的说法。

他喂这三百多只羊,每天下来的总支出都在五百多六百块钱。

一天六百。

一个月就是一万八,随便哪里再支出一点儿,加起来就是两万。

仔细想想。

也挺恐怖的。

毕竟一个月两万。

一年就是24万。

这还是建立在一切都很顺利的前提下。

稍微发生一点意外,折损只会更多。

这也是一般人家搞不了养殖场的原因。

主要是实力不够,还没等拉开架势,垫支就已经让人扛不住了。

毕竟养殖这玩意儿见效慢。

你想一年之内就想赚的盆满钵满,牛羊成群,那根本不现实。

相对来说。

育肥羊见效益的周期还可能短一点儿。

要是繁殖羊的话,最起码也得两三年时间才能回本。

那战线无疑拉的更长了。

羊场现在有380多只羊。

其中育肥羊占据了三分之二。

繁殖羊只有三分之一。

对于父亲陈德仁来说。

他搞这么多育肥羊倒不是怕家里资金垫支压力。

只是觉得今年刚开始,先上一批育肥羊试试水。

等到后半年八九月份的时候。

他打算外上一批繁殖母羊。

最好是那种保羔的。

“其实利润还可以,最近不是一直都给你小爸的羊肉馆送羊肉吗,我算过账了,平均每送一只,用的净利润都在200块钱左右,有时候一天送一只,有时候一天送两只”

父亲一边倒草料,一边给陈洋说着。

他挺享受现在这种生活节奏的。

虽然偏僻一点,也很辛苦,每天起早贪黑的。

课整个人很有精气神,也属实喜欢这个门道。

原本就喜欢做生意的他。

最近也算是彻底恢复了这门手艺。

最近这段时间,他美团除了按时喂羊、给陈德元的羊肉馆送羊肉之外。

其他时间都是开着车到处“淘羊”。

没错。

就是淘羊。

这个集市进,那个集市出。

大部分时间,也会去农户家里。

每天中午出去,下午都能载几只羊回去。

这些羊就是他走街串巷买的。

价格相对来说还比较便宜。

至少他是这样认为的。

因为不便宜他不买。

每只羊就是赚个几十块钱,他都高兴。

就像是一下子找到了十几年前贩羊绒的那个感觉。

“繁殖羊的效益肯定大,只是相对来说,养育肥羊没那么辛苦”

陈洋说了一句。

育肥羊的养殖很简单。

每天按时给吃草料就行了。

可繁殖羊不行。

就像人怀孕一样。

母羊在怀羔期间很容易出问题的。

要不就是营养跟不上导致羊没精神,要不就是厌食不好好吃草。

这些都要特别留意操心才能发现。

及时发现哪只母羊不对,及时救治。

才能减少损失。

而这还只是没下羔之前。

等下了羔。

那才是更辛苦的。

要随时留意小羊羔的情况。

就像是侍弄小孩一样。

很麻烦,也很劳累。

夏天的情况还好一点。

最起码不存在小羊羔冻死的情况。

要是冬天下羔,再遇到晚上。

人如果不在一旁守着。

那小羊羔基本上都冻死了。

反正总结下来就一句话:养殖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幸不幸苦也就那么一回事,啥事只要做习惯了,其实感觉也就那样”

父亲陈德仁笑了笑。

他是个能吃苦的人。

不然过去这几年也不会去给人当司机。

他知道养繁殖羊很辛苦。

可是与给别人开车相比,明显还是更轻松一点的。

“得你规模大一点儿,实在不行就雇个人,说归说,到任何时候身体都很重要”

陈洋皱了皱眉头。

劳累点无所谓,他就担心父亲的身体,毕竟现在不是曾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判官恶魔少爷别吻我然后,爱情随遇而安狼与兄弟冥河传承人途龙王殿轮回乐园极品小神医
相邻小说
请叫我领主大人物流人生重生我真不是裁缝重生从一次不成功的分手开始重生从被学校劝退开始重生从闲鱼赢起重生之我真不是股神此间的男神从先天功开始纵横诸天全宗门都重生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