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零点看书移动版

第一百八十章 蜜月之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早上十点多,施然刚醒来,伸着懒腰就看见柳山青穿着睡衣,在寻找什么。

“老婆找什么呢?老公帮你找。”

“没、没什么。”

柳山青停止寻找,打开衣柜拿出要换的衣服,走姿有点不顺的走进卫生间。进去前,柳山青说:“你也起来吧,已经十点多了。”

“好咧。”

施然又伸了个懒腰,掀开被子,下床穿鞋时,忽感觉自己像是踩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是一张雪白色的绢布,上面绽放着艳丽的桃花。

这是昨晚的象征。

施然瞬间知晓小青青刚才找的应该就是这个。施然笑着捡起来,叠好,放在柳山青那边的床头,然后打开衣柜,换衣服。

刚换好,柳山青从卫生间里走了出去。施然立即上前,搂住柳山青,亲了一口,腻歪了一会,在柳山青的催促下,走进卫生间。

大随虽然没有新媳妇进门,要早起给公公婆婆问安的习俗,再说柳山青作为皇帝,也不该由她向林月如、施正国问安,但且不说柳山青在林月如、施正国面前,没有将自己当成皇帝,就说柳山青现在单纯觉得,和施然成亲第一日起这么晚不妥。

都怪狗东西,昨晚折腾到那么晚,害得她晚起不说,那个东西还找不到了……

柳山青掀开被子,正要继续寻找,一抬头看到床头柜上叠好的雪白绢布,上面有着深红。

柳山青哪里会不知道这是施然叠好,放在这的,白皙的小脸露出有些羞涩的笑容。随即,柳山青拿起绢布,心里一时间却是不知该如何处置。

柳山青只是听说新婚女子在新婚之夜都要准备这个……然后要做什么来着……柳山青想了片刻,想丢进垃圾桶,又怕被人看见,于是收进吊坠,打算等回到大随,或者找个机会,把它烧了,毁尸灭迹。

不多时,施然洗漱完毕,和柳山青一块下楼。

一楼客厅放着电视,林月如、施正国、白林和程红梅都坐在沙发上聊天,一旁放着两个行李箱。

施然看到这两个行李箱,才忽然想起来白林、程红梅今天要走。施然本想多留白林、程红梅两天,白林、程红梅没同意,因为平城还有事。

中午简单的吃过午饭,施然开车,和柳山青一块送白林、程红梅去高铁站。

路上,施然打电话先给施依儿,让其找徐舒文、方天明等人,帮忙招待一些还没走的朋友,又挨个打电话给徐舒文、方天明,说明情况。

来到高铁站,施然、柳山青和初三接白林、程红梅一样,一路送到飞机场,再坐高铁返回。回到老家时,已是到了傍晚。

领着朋友在老家国际上都有名气的景点玩了两天,朋友们相继返回平城。

徐舒文临走前一晚,施然单独叫上徐舒文,问:“你对你自己以后有什么规划吗?”

“规划?暂时没想那么多,你问我这个干嘛?不会是想给我升职吧?”徐舒文笑着说。

施然说:“这两年画室基本上都是你在帮我管着,给你的工资呢,有点配不上你付出的劳动,所以我想给你画室10%的股份。”

股份自然就是一说,一个画室能有什么股份。施然这样说的意思是以后在工资的基础上,再给徐舒文画室总收入的10%的分红。

徐舒文没有想象中的高兴,有些迟疑的说道:“这……会不会太多了?我也没做什么。”

“画室一年本来也没赚多少,10%听起来多,真分到你手里,也没多少,”施然说,“再说这10%也不是那么好拿的,以后画室的二老板就是你了,你要多费心。”

“能不能问一句,你要去做什么?”

“当甩手掌柜啊,跟你嫂子玩去。”

“……”

徐舒文其实有点猜到了,真听到施然这样说,还是无语道:“黑心的资本家。”

实际上是大随的事情太多,每次从大随回来,施然只想好好休息,不想再做事。再者,在处理了大随的政务之后,施然也没兴趣再管画室里鸡毛蒜皮的小事。

徐舒文这个人,施然是信得过的,且又有能力,将画室交给徐舒文,施然可以将心放在盆骨里。

送走徐舒文等朋友,施然在家休息了两天,跟小青青说起一件重要的事情。

“这是我规划的蜜月旅行的路线图,你看看。”

柳山青看了眼施然递来的平板,有些疑惑说:“蜜月旅行?”

“在这边为了庆祝结婚,有时间有条件的都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蜜月旅行,好好放松、游玩。”

施然说:“我们有时间又有不差钱,不来一场说不过去,而且顺带也可以带你看看这个世界不同的风光,比如现代版的西域,那些洋人生活的地方以及南半球与北半球截然相反的气候。”

柳山青其实有点不想旅行,她想早点回大随。尽管大随时间一直都是停滞的,但对她而言,时间已过去太久,她想回去处理政务。

不过听到施然这样说,柳山青对于施然说的那些又有些好奇,想要看一看。

施然又都准备好了,柳山青不好拒绝,接过施然递来的平板,上面写着蜜月旅行的第一站,就是现代西域。

柳山青有些期待,说起来她连大随的西域都不曾见过,只听说施然派去西域的行商的描述。

在大随,旅行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尤其是年龄大的人,出趟远门,很可能会要了他的命。

施然和柳山青都是说做说做的性格,在家又待了两天后,施然和林月如、施正国说了声要去蜜月旅行,就和柳山青先回到了平城。

施然和柳山青的户口都在平城,办理护照只能在平城办。

另外,还有一件非常非常的重要的事情——领结婚证。

回到平城的第二天,施然就迫不及待的拉着柳山青去领结婚证。

拿到结婚证时,施然笑容灿烂,爱不释手的看着。柳山青也是满脸笑容,饶有兴趣的看着现代版的“婚书”。

回到家,施然立即将二人的结婚证放进一早买好的镜框里,在客厅里摆好。

“老婆,你知道其他人领到结婚证,除了会像我们这样,还会做什么吗?”

“做什么?”

“把结婚证撕掉。”

“撕掉?”

柳山青甚是意外,她想不通为什么要撕结婚证。

“那些小年轻想通过这样,证明以后他们不会离婚。实际上他们完全是被一些营销号带坏了,结婚证这玩意儿用处多了。别的不说,办理小孩子的出生证明,就要用到结婚证。”

“出生证明?”

柳山青再次感到意外,生小孩要出生证明是何用意?

“上户口用的。”

“那他们撕了结婚证怎么办?”

“谁知道,应该可以补办吧。”

办理结婚证的当天,施然也申请了护照,被告知需要等十五天。施然早就知道这个情况,所以他才将蜜月旅行的第一站,定在现代西域。

柳山青听到这个时间,只感返回大随的时间又要延长了。

来到现代西域,柳山青发现这里的建筑和平城、老家没什么不同,也就是一些人的长相有些不同,说着一些柳山青听不懂的方言。

另外,这里的一些特色食物的味道不错。

在看一些古迹时,柳山青看着古时西域人的穿着,那位楼兰新娘,心里忽然有些了些许波澜,那是一种旁人难以有的时空差异带来的感觉。

柳山青不由在想,若是她没有来到现代,一直在大随,千百年后,她是否也会沦为和楼兰新娘一样的下场。

此外,柳山青还有点想看看大随的西域是何模样。

柳山青更想征服大随的西域,将其纳入大随的版图。

现代能将西域纳入版图,大随同样可以做到。

她也要大随的西域人,都穿随服、说随语。

让他们以身为随人自豪。

在现代西域玩了一个星期,施然和柳山青来到了雪区,看了布达拉宫,看了那些虔诚的信徒。

柳山青佩服他们的虔诚,心里却是在想,万不可让这种教派入她大随。

作为皇帝,柳山青有着超出常人的眼光、格局。她一眼就可以看出这种教派入了大随,对大随不仅无益,反而危害无穷。

在柳山青看来,大随的百姓无需信奉任何虚无缥缈的神灵,以求安稳的生活,她自会给大随百姓安稳的生活,让大随百姓丰衣足食。

后听到施然说,这种教派在大随的西域很可能已经流传后,柳山青便下了决定,阻止这种教派东进,敢入大随推广者,杀。

第十四天后,施然、柳山青回到平城,拿到护照,暂做休整,前往西洋诸国。

在施然的计划里,原本是要在这边玩上至少一个月,但西洋诸国的风气、环境和饮食,让柳山青很不习惯、也不喜欢。

环境暂且不说,一些断嵴之犬无脑追捧的建筑、艺术在柳山青眼中一文不值,尤其是绘画方面,柳山青完全不理解那些小孩涂鸦式的画作为何会受到人的追捧。

在游玩时,遇到的一些本地人的素质也是极其的低劣,不仅像畜牲一样随地大小便,还满嘴的脏话,一举一动在柳山青眼中像极了匈奴、百越那些蛮夷。

治安环境也不行,小偷多不说,施然、柳山青有次打车,就被出租车司机拿着尼波尔军刀敲诈勒索,言语上还十分的无礼,施然挡在柳山青身前,刚想有所行动,柳山青已是闪电般出手,轻松夺下司机的刀不说,还一拳打得他不省人事。

若非施然及时阻拦,柳山青夺下的刀,已经插进司机的心脏。

也是这件事扰了施然、柳山青的兴致,缩短了在西洋诸国游玩的时间。

此外,还因为西洋诸国的饮食。柳山青是一个对吃食不挑剔的人,她吃得了精美的食物,也吃得下难以下咽的糟糠。

但在西洋诸国,柳山青吃不下他们的食物。

比如带血的牛排,在一些断嵴之犬眼中,带血的牛排或是时尚、高贵的食物,但在柳山青眼中,就是茹毛饮血的蛮夷才会吃的东西。

柳山青不是没有吃过生食,但那是和施然在民间游历时,不得已而为之。

柳山青完全理解不了,这些洋人为何要在华丽的房子里,听着优美的音乐,然后像一个蛮夷一样,吃着带血的肉?

实际上,就是柳山青一贯看不上的匈奴、百越都不会刻意的去吃带血的肉。

像匈奴、百越的贵族都会有意的学习大随礼仪,像大随的皇帝靠拢,以彰显自己的尊贵。

燃文

柳山青在来到西洋诸国的第一天,就和施然说:“朕曾于史书上看到,昔年的楚人沐猴而冠耳,今见西人,西人比楚人更甚矣。”

可以说,蜜月的西行,在某种程度上是不愉快,但也有愉快的地方。

那就是柳山青觉得在和施然来到西洋诸国时,施然用他们的语言和那些人交流时,有点像当年她和施然在民间游历,施然用着各郡地的方言和当地人交流,带着她在各地都可以如鱼得水的生活。

结束西洋诸国之旅,施然、柳山青的蜜月旅行并没有结束。

毕竟不管如何,都不能让西洋诸国的不愉快,影响到他们的蜜月。

下一站,施然、柳山青来到了南半球。他们先在澳岛上看了善于拳击的袋鼠,然后,施然、柳山青去了柳山青“昔年生长”的地方——马加达。

来马加达,算是给柳山青的“来历”,补上最后的空白。

下次有人再问起来,施然和柳山青就能说的更加真实。

在马加达待了一个星期,最后一个晚上,凌晨两点,房间里灯光昏黄,施然搂着小青青白腻的香肩,躺在穿上。

柳山青面色酡红的躺在施然怀里,像小猫咪一样,微微挪了挪脑袋,打了个哈欠,问:“明日几点的飞机?”

“十一点,”施然说,“我们这到机场,差不多只要二十多分钟。”

“还是得起早点,这边人做事效率太慢。”

“八点钟起来了吧,然后九点多或者十点到那边。”

柳山青嗯了一声,捂着嘴,又打了个哈欠。

“要洗澡吗?”

柳山青有些慵懒的说道:“你去放水。”

施然直接跳下床,走进卫生间放水。等放好水回来时,施然看着已经穿上衣服的柳山青,说:“还穿什么衣服,都要洗澡了。”

柳山青白了施然一眼,你以为都是你这个臭流氓呢,衣服都不穿。柳山青掀开被子,刚要穿鞋子,施然直接公主抱的将柳山青抱了起来。

柳山青顺从地躺在施然怀里,任由施然抱着她走进卫生间,用脚带上大门。

不一会儿卫生间里响起水声,柳山青娇声说:“别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捡漏冥河传承无限神装在都市判官韩三千苏迎夏人途龙王殿极品小神医
相邻小说
大明太师从今天开始随心所欲诡秘地海道诡异仙明明强的离谱,女帝却逼我吃软饭!灵异:我在僵尸世界当始祖华娱之行永生基因玄幻:我能无限模拟未来人生逆天换明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