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零点看书移动版

第336章 意外碰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这一次,李晶没有推开郎健。李晶清楚,要是一点儿甜头不让郎健尝着,郎健可能心灰意冷,不再追求她了。

郎健见李晶似乎被他的甜言蜜语打动,手臂一紧,将李晶抱在怀里。低下头,向李晶樱唇吻去。

这个时候,李晶伸出手,挡在郎健的嘴唇,正色道:“郎健,等你做到你答应我的事,再做这些也不迟。”

郎健见李晶言之凿凿,没有商量的余地,只好作罢。抱着她,和她黏湖一阵后,一起离开了小树林。

……

省商业公司,张欣办公室。

郎健开始找理由,不去登记,张欣起先还没觉得什么。

她知道郎健和他父亲郎大平关系一向不睦,拿不到户口本也正常。

可一而再再而三以这个理由拒绝,张欣也察觉出了异样。于是,去棉麻厂找到乔春燕问明情况。

乔春燕对她说的和郎健一样,也说是他们父子不和,郎才拿不到户口本。这个时候,乔春燕还是替郎健说话的。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得到过郎健的滋润,自然会为他说些好话。

乔春燕也是这么说,张欣就不再怀疑了。

毕竟郎健和乔春燕口径一致,郎大平是她见不到的,也不能向他求证。

她能做的,只能每日缠磨郎健,催促他早一天登记结婚。

可有些事是等不及的,张欣肚子肚子里的孩子快四个月,再拖下去就不好办了。

张欣急火攻心,嘴角都起了泡。

中午吃过午饭,她就一个人呆在了办公室。

从棉麻厂借调至商业公司,一转眼已经一个月时间。

正如她之前所预料的,陆天并没有把她当成自己人。重要的事不让她参与,只做一些基础类文字工作。

这样的角色张欣倒不介意,肚子里孩子慢慢大了,工作强度要是太大,她也受不了。

这段时间,和她走的最近的就是老同学肖同庆了。

肖同庆喜欢孙小宁,中学的时候张欣就能看的出来。而求之不得,也是张欣知道的。

抓到肖同庆这个弱点,与他沟通容易了许多。

因为对孙小宁的喜欢,肖同庆时常来找张欣倾吐相思之苦。

作为一名文学女青年,也经过过冯化成了郎健两个不同男人的洗礼,张欣也算是过来人,懂得男人的心理,能说出很多肖同庆爱听的话的。

张欣很清楚,肖同庆想跟孙小宁在一起已经不可能了。可她还是不停说些鼓励的话,让肖同庆不要丧失信心,继续抱有幻想。当然,肖同庆也爱听这样的话。

每当意志消沉的时候,听到张欣的鼓励,就又元气满满。

对于感情,有的时候,男人比女人还爱钻牛犄角,就像当年蔡晓光对周蓉那样。

而张欣因为郎健迟迟不跟她领证结婚,慢慢的心生不满。时不时的也在肖同庆面前吐吐苦水。

有空的时候,两个人倒是能说到一起去。

自从郑娟来到吉春之后,政府为接待郑娟一行,特意配了一辆专车,这部专车供陆天随时调遣。

有了这部车,陆天就不用肖同庆车接车送了。本以为能借着接送郑娟的机会,能与孙小宁亲近亲近,现在根本用不到他接送,这样的机会也没了。

与前几天一样,陆天让他在商业公司,随时待命。

无所事事的肖同庆,来到了张欣的办公室。

张欣的办公室就是原来周玥的办公室,面积很小,不过是单间,一个人办公很舒服。

见肖同庆进到办公室,本来趴在办公桌的张欣直了直腰,“肖同庆,你没跟陆总一起出门?”

肖同庆摇摇头,坐在张欣对面说:“陆总说了,这几天他会一直留在吉春宾馆,政府那边安排了专车,用不到我接他送他。”

“陆总也真是的,明知道你喜欢孙小宁,也不给你创造机会。”张欣故意挑拨道。

“是啊,除了第一天远远在机场看到一眼,再就没见过小宁。别说,小宁现在真美,比画里的仙女都好看。”肖同庆的脑海中浮现出孙小宁的样子,不禁闭上了眼睛。

“那你说,是周玥好看,还是孙小宁好看?”张欣双手托着下巴问。

“别人都说周玥好看,可在我心里,没有人比小宁好看。”肖同庆睁开眼睛说。

知道肖同庆有了些情绪,张欣知道,这个时候,该跟他肖同庆说些什么了,于是道:“肖同庆,其实我觉得你应该跟陆总好好说说。孙小宁现在最听徐晓晚的,而徐晓晚最听陆总,只要陆总答应你撮合你和孙小宁,就一定有戏。”

听了张欣的话,肖同庆叹了口气,“我跟陆总说过,喜欢孙小宁,可陆总并没有说什么。我也跟周玥说过这件事,让她帮着说说好话。她却泼了我一盆冷水,说在港岛,追求孙小宁的富家公子很多。估计是陆总和周玥都觉得我配不上小宁,才不帮我说话的。”

“那就是他们不对了。港岛那富家帮子弟就算有钱,也不可能对小宁像你这么好。我还是觉得,你跟小宁很般配。”张欣点到为止,说了一半欲言又止。

“张欣,就算我对小宁好有什么用?小宁是港岛大歌星,还是两地交流大使,我就是个普通老百姓,根本配不上它。其实我也没有一定要和她在一起,她只要能正眼看我,好好跟我说几句话,我就心满意足了。”肖同庆叹了口气。

“你可别泄气了。孙小宁只要一天不嫁人,你就有机会。哪怕嫁人了,也不一定过一辈子。功夫不负有心人,只要坚持,总会有回报的。”张欣继续给肖同庆打气。

“张欣,你说得对,真的要是能跟小宁在一起,哪怕他嫁过人,生过孩子我也愿意。”肖同庆信心又足了起来,用力点了点。

见肖同庆没有失去勇气,张欣暗庆幸。她清楚,肖同庆之所以跟自己能走这么近,就是因为她对孙小宁的念想,对孙小宁的念想没了,他也不会往自己身边凑了。

只要肖同庆有话愿意跟自己聊,陆天的最新动态就能第一时间掌握。

这也是郎大平把她安排进省商业公司主要目的。

要是不能及时掌握陆天的动态,郎大平对她要是不满意了,成为大领导儿媳的梦搞不好真的破灭了。

想到这里,张欣不禁摸了摸稍稍有些隆起的小腹。马上四个月了,郎健怎么还不登记结婚?张欣的脸色一下变得难看起来。

坐在张欣对面的肖同庆见状,关心道:“张欣,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肖同庆的话,让张欣缓过神来,抬起头,“没事,没事。”

“没事就好,看你脸一下煞白,还以为你生病了呢。”肖同庆关心说。

这时,传来“吱嘎”推门声,肖同庆闻声站了起来。

门推开,马守常进到办公室。

见肖同庆在张欣屋里,马守常道:“小肖,正好你在,一会儿你送我去政府,我有材料要送。张欣,材料做出来了吧?”

“马顾问,材料整理出来了,我装订一下就给你送过去。”张欣忙说。

“那好,十分钟后把材料送到我办公室。小肖,十分钟后你把车打着火,送我去政府。”马守常又望了望肖同庆。

“是,马顾问。”

陆天跟肖同庆交代过,对马守常要比对他还要尊敬,马守常让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跟他请示。

有了陆天的话,马守常的话肖同庆哪里敢怠慢,连忙答道。

肖同庆离开办公室,张欣把材料装订好,送到马守常办公室。

马守常接过材料,看了一遍说:“张欣,装订的不错,材料写的也不错。没什么事了,你回办公室吧。”

“马顾问,你用不用带人一起去?”张欣试着问。

听了张欣的话,马守常想到了什么,微微点点头,“张欣,你提醒我了。今天去省里外事办送材料,我要是亲自跟他们对话,他们会觉得我拿老资格压他们,以大欺小。这样,你跟我一起去,我把你领进门,材料由你送过去。”

“马顾问,那我跟你一起去。”张欣一脸笑意。

张欣问这话,是有她目的。

她知道,马守常要去政府,而郎健的父亲郎大平就是政府的大领导。

张欣希望能在政府见到郎大平,问问她和郎健结婚的事。

她没去过吉春大院郎大平的家,可郎大平来过丁字巷,见到过郎大平本人。只要在在政府见到郎大平,就能认出来。

尽管这种可能性不是很大,张欣却想试试,这是她少有能见到郎大平的机会。

马守常并不知道张欣心里的小九九,他还以为是张欣是愿意干活,替他分忧才会这么主动的。到了政府,送张欣进门后,马守常便去到老熟人那里唠家常了。

张欣送材料的地方是外事办,外事办在三楼。这是张欣第一次进到政府,心里多少有些紧张,走在楼梯都小心翼翼的。

令她有些失望的是,一楼指示牌写着,郎大平所在的办公室在四楼,而外事办在三楼,三楼通向四楼的楼梯有守卫,四楼去不了。

看来,想见郎大平不可能了。

尽管有些失望,张欣只能安安分分地送材料到外事办。材料送好后,按着原路返回,准备离开。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正当张欣失望而归的时候,刚到楼梯口,正看见郎健和一名身着中山装的男人从四楼走了下来。

那个男人张欣认识,不是别人,就是郎健的父亲,江辽大干部郎大平。

此时的张欣无比兴奋,按捺不住喜悦心情,冲着郎健喊道:“郎健,你来政府了。”

郎健徇声看去,见是张欣,心中一阵诧异。“她怎么来这了?难道知道我来政府办制片厂的事?”

未等郎健说话,走在他身边的郎大平开口道:“你是小张吧?”

听到郎大平主动跟自己开口,张欣连忙上前几步,站到郎大平身前,“我是张欣,郎健的女朋友。”

张欣知道这么好的机会,一定要向未来的公公表明身份。

听张欣这么说,郎大平端详了张欣几眼,“听说你的诗在京城发表过?”

“是啊,郎领导,是在国内最顶级的期刊《京城诗歌选》发表的。”张欣忙说。

郎大平点了点头,回身对郎健说:“郎健,你不是说要跟小张结婚么?想没想好什么时候,我和你那也张弄张弄。”

郎健万万没想到,郎大平会当着他的面问他们的婚事。对于郎健来说,张欣早就睡腻了,现在让他心动的是制片厂女演员李晶。

可张欣毕竟有了他的孩子,当着她的面也不好否认什么。

见郎健不开口,张欣急了,“郎领导我已经有了四个月的身孕,孩子是郎健的。本来郎健跟我说春节之后就登记,可他说拿不到家里的户口本,我们才没登记结婚的。”

张欣这番话句句属实,郎健不好否认。郎大平回身对它说道:“郎健,家里户口本你随时可以拿去登记,别让小张再等了。我还有会,不和你们多说了。”

说着,郎大平大步走开。

望着郎大平的背影,郎健欲哭无泪,心里格外沮丧。

在制片厂与李晶分开后,郎健便一个人骑自行车来到了政府。

运气不错,在门卫打过电话后,郎大平正巧在办公室。

对于郎健,郎大平掐死他的心都有,可有的时候,面子上也得过的去。儿子来找,不见总是不好。于是,郎健见到了郎大平。

进到郎大平办公室,郎健把来意跟郎大平说了一遍,郎大平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是让他回去等。

有了郎大平这句话,郎健觉得可以回去跟贾厂长交差了,便跟郎大平告别。郎大平正好要去二楼会议室开会,跟郎健一起离开办公室。

令郎健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张欣竟然也来到了政府,还与他们碰了面。更没有想到的是,郎大平主动提到了他们的婚事。

按之前郎健的打算,先哄一哄张欣,让她把孩子流掉,然后再和她分手,和李晶搞对象,抱得美人归。

盘算很好的事,没想到就这么失算了,令郎健十分失望。

郎健失望,张欣却兴奋的不能再兴奋。郎大平说的很明白,同意郎健和她结婚,有了这话,与郎健结婚板上钉钉了。她的大领导儿媳妇的梦,马上就要实现了。

一走出政府的大楼,见郎健一直闷着头走路,张欣快走几步,追上前面大步流星的郎健,喘了几口气说:“郎健,你怎么走这么快啊,是不是急着回家取户口本了?”

听到张欣的话,郎健气不打一处来,停下脚步,一脸怒气对张欣说:“张欣,这是什么地方?你怎么什么话都说?”

“我说什么话了?”张欣一脸不解。

“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怀了我的孩子。我爸那么大的领导,让外人知道他的儿子没结婚就有了孩子,别人怎么想?”郎健借题发挥道。

“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我看你爸还挺高兴的。”张欣辩解道。

“那是他有涵养,不想当面发火。告诉你,刚才你的行为,给我爸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他要是因为这个不同意我们结婚,你可别怪我。”郎健继续借题发挥。

张欣也不是头脑简单的人,没有被郎健唬住,伸出手指,指着郎健:“郎健,我眼睛也不瞎,你爸明明对我很满意,怎么会不同意?你最近对我不冷不热的,你跟我说,是不是外面有人了?”

“有什么人,瞎哔哔什么!”郎健心虚起来。

“我瞎说,谁心里有鬼谁清楚。我告诉你,三天之内你要是不跟我登记,我就去妇联告你!”张欣的说话声越来越大。

“你……”张欣这一嚷嚷,围上来不少到政府办事的人。郎健知道,要是闹大了,对自己没好处。

想到这里,他不再说话,推着自行车,就想往外走。

张欣知道,现在郎健要是走了,不把话说明白,再想说明白,也许就没机会了。趁着在政府,还有这么多看热闹的,该说的话一定要说。

想到这里,张欣一把拉住郎健的后车座,指着郎健,“怎么?心虚了?”

“谁说我心虚了?有事回去说。”郎健开始服软了。

“回去说?回去我要是找不到你怎么办?在这你就跟我说明白了,明天能不能跟我登记?要是不能,我现在就去找你爸去!”

张欣是个有心机的女人,她很清楚,很多时候为达目的就要不择手段。

为了诗歌能发表,冯化成的床都能上,让冯化成睡,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的。能做郎健的老婆,成为大领导家的儿媳,就是张欣所追求的,想要得到的结果。

现在郎大平都吐口了,绝不能出在郎健的身上。

张欣的咄咄逼人令郎健愈发心虚。

张欣知道自己的事太多了,远的不说,和乔春燕上床,怎么把孙敏送进牢房,张欣一清二楚。

要是张欣真的不管不顾了,也是一件麻烦事。

看来,还不能跟她撕破脸,安抚她一下,缓兵之计也好。

于是,郎健道:“我答应你,明天跟你登记。”

听到郎健的话,张欣目的已经达到,不过,她知道这件事要是不闹大,郎健不会就这么服软。

于是,张欣大声对身边看热闹的人说:“大家都听到了吧?他亲口说明天跟我登记结婚。这个人是郎领导的儿子郎健,要是他反悔,大家要给我作证啊。”

听到是郎领导的儿子,看热闹的人窃窃私语起来。郎大平的儿子,是他老婆搞破鞋跟别人生的,这件事在吉春已经传的沸沸扬扬。

听到是郎大平的儿子,大家瞪大眼睛,都想看清楚郎大平的儿子究竟什么样。

更有好事者在一旁起哄,“小姑娘我们给你作证,他要是反悔,我们都给你作证。”

“对,都给你作证。”起哄的更多起来。

听到这些人起哄,郎健恨不得狠狠扇张欣几个嘴巴。

不过,现在不是它动怒的时候,这个时候要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张欣打了,就不好收场了。

忍!

现在只能忍了。

想到这些,郎健蹬上自行车,快蹬几下,骑得老远。

看热闹的人看当事人落荒而逃,顿时没了兴致,三三两两走开了。

这时,在院子里等着张欣和马守常出来的肖同庆走了过来,“张欣,你跟郎健吵架了?”

“你看到我们吵架,也不过来帮我?”张欣瞪了肖同庆一眼。

“清官难断家务事,你们两口子吵架,我参乎什么啊。”肖同庆抓了抓头发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恶魔少爷别吻我冥河传承无限神装在都市尊上捡漏逍遥兵王升迁之路判官韩三千苏迎夏
相邻小说
港娱从1991开始全球轮回:我的身份有问题第一玩家人在娘胎,开局把女帝气成早产儿一个人砍翻江湖她们都想杀死我我的能力真不刑存在感什么的我才不需要你的能力很强,现在是我的了忍界:从木叶开始的虫姬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