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零点看书移动版

第401章 南洋来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这一晚。

丁贤在利舞台戏院待了不到一个小时。

他与贺鸿章的谈判并不愉快。

嘉道理家族不愿意对他让步太多,丁贤就没有必要与贺鸿章谈太久。

他来戏院时与利啸和同行。

离开的时候,他选择与贺鸿森同车。

利啸和与邵义夫已经劝动贺鸿森,加入申诉队伍,一起替丁贤保驾护航,丁贤也要有所表示,给予贺鸿森回报。

他与贺鸿森同车返家,就是要磋商回报内容。

因为两人已经认识很久,倒也没有客套什么,贺鸿森直接问他:“你在葡萄牙成立的星星山百货公司,小罗宝拿了多少股份?”

这件事一直让贺鸿森心存芥蒂,当初他去澳做生意,因为牌照问题与小罗宝闹的势如水火,虽然他最终取胜,但他知道小罗宝始终不愿善罢甘休,只要找到机会,肯定会卷土重来。

原本他通过在澳生意,积攒的财富越来越多,小罗宝已经完全不是对手,可只要丁贤愿意撑小罗宝,那咸鱼也照样能翻身。

丁贤说:“他占股10%。”

贺鸿森不加掩饰对小罗宝的厌恶:“能不能让他退出去?”

“不能!”

丁贤也很干脆的拒绝道:“当初星星山百货之所以能创立,都是小罗宝牵线帮忙,他还把绿村电台卖给我,替我在澳落地MTV,我不可能过河拆桥。”

“既然你不让他退出,那你应该让我也加入,这点面子你应该给我吧?”

贺鸿森吧吧抽着雪茄,忽然递出雪茄盒:“来一根?”

丁贤抽出一根,随手递给前排副驾座的青年,这青年三十出头,是丁贤二堂兄丁康。

贺鸿森瞄了丁康一眼:“里卡,你不在澳当差,跑香江来做什么?”

丁康性子很澹,不善言辞,但他是特种警务人员,现在到丁贤身边,就是为了保护丁贤安全,他说:“我辞了公差,以后都在阿贤身边做事。”

“这挺好的,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嘛。”

贺鸿森又问:“那阿美呢,她在谢利源做店长,我家历年买首饰都是去找她,她要是也跟着你来香江定居,是不是以后也要来香江开展业务了?”

他说的阿美是丁康老婆,名字叫做谢美伦,出身澳老牌珠宝商谢利源家族,74年丁贤接手文志唱片,当时在澳成立了办事处,他租赁的办公室就是由谢美伦提供。

丁康回道:“谢利源很早已经分家,在港业务与在澳业务是独立运营,阿美以后确实是要来香江生活,但她不会到香江谢利源公司工作。”

谢利源拥有一百多年历史,最初是在澳创立,总部与核心业务也是在澳。

目前已经传承三代人,第三代长子谢知超在战后进入香江拓展市场,成立香江谢利源公司,他弟弟谢知伟留澳经营总部,两地业务完全分离,股权独立,相互间也没有任何财务往来。

所以谢美伦不会入职香江谢利源。

贺鸿森其实了解谢家情况,他目的是在询问丁康与谢美伦迁居香江的期限,到底是短住还是长居。

他继续打听:“阿美做事相当犀利,如果她不打理家族企业,难道也要进入华记吗?”

华记旗下公司的管理层里边,丁家人数量非常少,目前在职高管只有黄埔酒店的梁止箐,以及负责安保部的陆韦雄。

原则上丁贤不属意亲戚进入公司,他可以让亲戚赚钱拿分红,但牵涉到公司管理,还是聘请专业人士更加务实与稳妥。

丁贤接上话,给贺鸿森说:“我私人入股了青洲英泥,她会到这间公司做总经理。”

笔趣阁

这只是暂时出任。

丁贤大伯丁兆庚在星星山百货里有持股,这间企业将来也会让丁康与谢美伦进去,即使丁贤不去收购大酒店与中华电力,丁康也打算从澳府离职,带着谢美伦来香江定居,将来还可能前往欧洲工作。

丁贤这么一讲,贺鸿森已经明白丁康与谢美伦的打算。

贺鸿森重提刚才的话题,“让我入股星星山百货,你觉得怎么样?”

丁贤表示没有问题,这间企业原本就是外资,注册地点是葡萄牙,将来也不会迁册入港,丁贤个人的持股比例不会太多,他目前持股六成,但早晚会减持出去,减持给贺鸿森自然没有关系,他其实也答应了庄怀礼与邵义夫。

但丁贤也不会无缘无故卖股给贺鸿森,他说道:“早前在利舞台戏院里,我与鸿章先生聊的并不开心,他指责我谋夺嘉道理家的基业,要求我撤销收购要约,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要约已经发出去,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贺鸿森嘿嘿笑一声:“别看他已经活了五十多岁,其实就是一个富家仔,他懂什么生意呀?他今晚找上你,就是图一个颜面,这件事让我去处理,我会说服他,让他与嘉道理家分道扬镳,但我不希望将来小罗宝再去竞夺牌照,你要去搞定他。”

丁贤表态道:“我其实与他没什么交情,他想做什么事情,不会找我商量,我能给你的承诺只有一个,如果将来他真去竞标牌照,我与我家绝对不会支持他。”

“那就站我喽?”

“谁也不站,我家做的是电子实业,永远不会涉足你这一行。”

“如果你不愿意给我声援,那我苦口婆心去劝说贺鸿章,可有点不划算呀。”

“贺伯伯,如果你不愿管这件事,那也没有关系的,我自己可以搞定,即使鸿章先生铁了心与嘉道理联手,他们也阻止不了大酒店的易主,等到收购要约落幕,这间公司就会并入华记黄埔,不存在失手的几率。”

“这么威吗?”

贺鸿森似笑非笑:“中华电力呢?你也不会失手?”

丁贤顿了片刻,朝贺鸿森缓缓点了下头:“你可以这么认为。”

贺鸿森忽然好奇心泛滥,“阿贤,你能不能给伯伯交一下底,你到底有什么底牌,竟然能把中华电力也搞定?”

丁贤没有回答,这种话题肯定适可而止。

贺鸿森也没有追问,他笑着提及另外一件家事:“去年暑期阿琼中学结业,不愿意再上学,跑到华记去实习打工,迄今已经有一年时间,我问过她好几次,入职华记是为了什么,将来准备做什么?她竟然给我卖关子,这件事你肯定清楚吧?”

丁贤说道:“她看到利记纸业与酷派全部上市,阿莲与玛丽成了香江女富豪,她心里羡慕,也想自己开公司,但她年纪小,签合同需要监护人,如果她现在创业的话,担心你不同意,所以她就到华记实习,等年龄够了以后,到时再找你要资金做公司。”

“那她到哪里不能实习,为什么偏偏去华记?”

“利记纸业与酷派都是拿华记订单,她将来开公司也准备从华记拿业务。”

“哦,原来是这样!那你提前给她订单喽,我今晚就去找贺鸿章谈!”

“可以。”

“那停车,我去山顶贺家大宅!”

这时轿车才途径跑马地马场,贺鸿森下车后,向西去了山顶。

丁贤继续南行。

返家途中,他自顾思量,如果搞定了贺家,那么与嘉道理有关联的香江老牌家族都会退出这一场收购战。

只要这些老牌家族不再插手,那么丁贤收购中华电力与大酒店就可以不再遭遇股市外的因素干扰。

接下来,丁贤就要开始在股市上专注操作了。

昨天丁贤率先对大酒店发起收购要约。

他早就是大酒店的大股东,个人持股量达到27.7%,其中两成是通过澳商梁忠豪转让购入,余下股份是孟月桢在股市上吸纳而来。

他发布的要约是对大酒店进行全面收购,也就是收足72.3%,直至完成全权控股,让大酒店退市为止。

在要约发起之前,大酒店的股价是每股15.7块港币,总股本是7318万股,总市值是11.4亿港币。

丁贤的要约价格是17.2块每股,溢价了10.3%,如果他要收足余下的72.3%股份,合计需要支付给股东9.1亿港币现金。

这笔钱目前已经被锁定在交易市场,如果在一个月内的要约期里,股价不断飞涨,或者是嘉道理家族发起反收购,不断提高要约价,那么丁贤还要继续投入资金,9.1亿港币是丁贤收购大酒店所投入的最低成本。

根据以往股市收购的惯例,越是大型企业,在收购途中的股价涨幅就越大,这次大酒店面临的收购战,小股东与投机者肯定希望股价不断拉升,以便在高位的时候抛售套利。

而对于防御方嘉道理家族来说,他们希望通过股价暴涨,来增加收购方的成本,成本越高,收购方退出的几率就越大。

所以保守估计,丁贤需要给大酒店准备9.1亿港币,但最终会溢价多少钱,这要看大酒店股价的最终涨幅。

等解决了大酒店以后,丁贤的下一个目标是中华电力,这是一间巨无霸企业,市值超过大酒店数倍,丁贤需要投入的资金肯定会更多。

但中华电力的大股东嘉道理家族,本身持股量高达四成,如果丁贤对这间企业发起狙击,那他的收购比例最多只有六成,他需要准备的资金自然也是这么多。

这晚丁贤返回位于浅水湾道的家中,临睡前,他又一次翻看了最近三个月的调资文件。

1978年度,华记旗下公司总共储备25亿港币现金,这笔钱的一半已经进入大酒店的并购账户里,余下一半随时都会调用。

1977年度华记总共结余14.8亿港币现金,随着黑石基金成立,丁贤把这笔钱全部投放在国际原油市场。

最近三个月丁贤始终按兵不动,无论中华电力怎么给华记断电,丁贤都充耳不闻,最大原因就是为了等候黑石基金的盈利。

他想要反击中华电力的垄断,必须筹集足够弹药,而弹药从哪里来呢?答桉就是黑石基金。

这支基金里边,除了丁贤自己的本金与盈利外,还有其他华商的投资。

次日丁贤没有到和记大厦上班,而是前往石澳高尔夫球场,最近南洋华商齐齐赶来香江,丁贤要亲自接待他们。

赶路途中,他听取了黑石基金负责人胡慕芳的简要汇报:“环球航运包生、长实李生、新世界郑生最先认购了一亿港币,他们都已经派人联系我,今年的分红可以暂缓支付。”

包玉港与李嘉成都是去年就注资了黑石基金,郑雨彤是今年一月份进行认购,全都搭上了投资原油的红利。

不过随着丁贤与嘉道理家族的纠纷爆发,丁贤开始让胡慕芳从原油期货市场抽资离场,这期间利啸和、邵义夫、杨远龙与吕智和也注资了一亿港币,但他们全都拿不到投资原油的分红。

不过他们四人注资纯粹是为了声援丁贤,初衷并不是为了投资。

胡慕芳又道:“我们针对大酒店的要约发布以后,李锦记的李生,华懋的王生,新鸿基的郭生,冯生,李生,全都派人联系了我,他们在咨询基金的认购情况,如果你最近有时间,他们想约你见一见面,当面和你磋商基金的事情。”

丁贤吩咐她:“这几天我都要应酬南洋客人,等把这些客人送离香江,我才有时间,到时你再给我安排。”

李锦记华懋与郭得胜五人,他们在这种时刻联系丁贤,仅仅是想表现一下道义上的支持,即使他们愿意认购黑石基金,出资也不会多。

但南洋华商不一样,他们这次来港的目的就是为了给丁贤撑场,表面上他们是调研黑石基金的投资情况,其实是他们听说丁贤要并购外资,可能会缺少资金,他们就相约飞来香江,他们这次拿出的真金白银会多过包玉港、李嘉成与郑雨彤。

这批南洋华商共有五人。

嘉里集团郭贺年与信和置业黄廷方与丁贤是老熟人,两人在港经商,也是这次聚会的发起人。

其余三位是泰国谢国闵,菲律宾施至诚,以及从印尼来的黄会祥。

丁贤与其中四人都打过交道。

前年时,为了MTV在南洋各区落地,丁贤专程到南洋考察市场,这次南洋之行,是嘉里集团郭贺年与信和置业的黄廷方安排。

不过丁贤并没有去印尼投资,所以没有见过黄会祥,但他前世听过这位富豪的名头,未来的印尼首富。

其实这几位南洋华商,全是首富级的商人,只要是评选亚洲富豪排行榜,不管任何商业杂志,这几人必定是榜上有名者。

论及私交,丁贤与他们不常见面,业务来往并不算特别深,毕竟他们都有自己的主营业务,这次他们集体来港,丁贤其实颇为意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人途捡漏升迁之路狼与兄弟判官剑来极品小神医轮回乐园
相邻小说
抗日之晋北小卒抗日之打鬼子我一枪一个抗日谍影之代号渔船抗日之敌后争锋士无归期:抗日从端个炮楼开始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寒武再临我有一座气运祭坛自九叔世界不朽陆少的暖婚新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