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零点看书移动版

第387章惊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元丰元年正月十五,卯时初,景阳钟响了,昨夜是崇政殿大学士孙玉麟在文渊阁值夜,他也是第一个赶到乾清宫大殿,远远地,两个穿着大红披风的人影也向着乾清宫大殿方向来了。

孙玉麟茫然的两眼这时露出了一抹亮光,突然响起的景阳钟让他以为出了什么大事,问了一圈,执勤的禁军和值夜的太监都不清楚,虽然天还未大亮,但他还是看清了对面的来人,贾赦、贾政兄弟俩,看来此事与他们有关。

想到此,孙玉麟紧了紧身上的大红披风向前迎去,远远的,孙玉麟就拱起了手,“贾阁老,国丈。”

“孙阁老。”

贾赦站住了,“半个时辰前,城外传来了消息。”

“大喜事!”

贾政立刻接言道。

对面的孙玉麟见贾政满脸堆笑,便知事情是真,特别是从贾政这位文臣眼中的君子、大好人口中所出,更是可以相信。

“不知是何消息?”

贾赦默默地望了贾政一眼,方沉声道:“贾家的密谍传来了消息,子夜,鞑靼人的主力撤出了城外的大营,看方向是往蓟县而去。”

孙玉麟一凛,简单的一句话饱含着数条重要的信息,特别是最后一句,蓟县,这说明老国公率领的大军依然在坚守,并非像大家猜测的那样出了事,看来他们只是被鞑靼人切断了与神京之间的信息联络。

孙玉麟与贾赦目光一碰。

孙玉麟:“可是鞑靼人的计谋?”

贾赦:“可能性不大。”

就在这时,贾赦隐隐约约望见乾清宫月门中一顶鹅黄小轿在一群宫女宦官的簇拥下来了,顿时明白是元春听见景阳钟声来打听消息了,给孙玉麟和贾政使个眼色,三人快步迎了过去。

“哎幼,三位国老,出了何事?”

戴权大步迎了上来。

贾政:“好事!”

“什么!”

戴权已经换上了一副肃穆的面容,立时扫望向孙玉麟和贾赦,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为何要敲响景阳钟召集百官?”

此时元春已经在女官的搀扶下走了过来,也是好奇的望着三人。

“娘娘。”

贾赦躬身一礼,“城外的贾家密谍递来了消息,鞑靼人的主力在子夜时分便撤出了城外的大营,往蓟县方向奔去。时间紧急,老臣才敲开神武门,并命人敲响景阳钟召集内阁与军方几位商议接下来该如何应对。”

贾赦一口气说完这番话,元春下意识的望向了父亲贾政,贾政不着痕迹的点了下头。

元春:“孙阁老?”

“回禀娘娘,此事还需再确认,就怕是鞑靼人的阴谋。”

贾赦立刻说道:“探子正在抓紧刺探更多的消息,傍晚会有消息传来。”

孙玉麟又问道:“不能早些?”

“不行。”

贾赦的目光转望向戴权,“戴总管应该清楚这些探子的不容易。”

“是。”

戴权轻叹了口气,“不是他们怕死,而是一旦暴露,之前的努力就全费了,所以,消息的传递必须小心谨慎。”

元春的脸也舒展了,望向贾政,声音轻柔,“此事就有劳各位国老了,我就不打扰了。”

贾政立刻应道:“娘娘放心,艰难的日子很快就会过去了。”

元春由衷地点了点头,接着又望向贾赦和孙玉麟,“劳烦两位阁老操心了。”

贾赦:“不敢。”

“这是臣子的本分。”

这是孙玉麟的声音。

一阵寒风吹了过来,元春身上的披风立刻向后飘了起来。

“天冷,娘娘快回去吧。”

贾政立刻劝道。

戴权一招手,两名女官连忙奔过来,搀着元春返回了轿中,在三人的恭声中,鹅黄小轿慢慢转向后宫。

“走吧。一会儿首辅他们该来了。”

说着,孙玉麟向着大殿走去,贾赦、贾政跟着也走了过去。

随着时间慢慢流逝,很快内阁大臣和六部尚书便都赶到了文渊阁,所有人都屏息着,都被贾赦带来的消息震惊住了,当然,有好消息,更有着坏消息,兵部尚书辅国公秦勇静静地坐着,当听到这个消息之时,他满心的欢喜,然而反应过来又是担忧不已,没有比清楚自己父亲即将陷入危难而无能为力更痛苦的了。

“都说说自己的看法。”

吴邦左的声音有些沉闷。

大殿内一片沉寂,吴邦左扫视一遍所有的人,目光最后落在了武安侯李彦敬的身上,“军侯?”

李彦敬放下了手中的茶碗,心中微微一叹,大汉军方青黄不接的恶果已经显现了,牛继宗和吉安领着骑兵在京西等待时机袭击鞑靼人,秦威被困在了蓟县,贾琦等人在河南,整个神京竟然没人可以与他商议战事,兵部推演都凑不够人数。

李彦敬:“立刻将消息递给镇国公他们。”

“如果是鞑靼人的阴谋呢?”

李守中立刻大声说道。

“战争本来就是赌博。”

李彦敬慢慢说了起来,“最多再有两日,山东的援军就要踏入河间府了,鞑靼人肯定有哨探在探寻这些信息。”

李守中沉默了,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李彦敬:“从古至今,就没有十成把握的战争。咱们在赌,鞑靼人同样在赌。他们赌咱们不敢出城与他们作战,这才放心大胆的主力北上继续攻打老国公的大营。”

傅宏礼抬起了头,“不若等晚上贾家密谍送来更详细的信息再说?”

“不行。”

李彦敬立刻打断了他,“战机稍纵即逝,再说了,如今天寒地冻,鞑靼人的大营尚未有充足的防御,如果再等下去,更加不好突袭。”

“我同意。”

孙玉麟跟随大军平定陕西叛乱,深知战机的重要性,更是明白,一旦让鞑靼人有充足的时间构筑营寨,突袭会更加的困难。

“还有件事情。”

贾赦忽然说道:“鞑靼人并不清楚大将军炮的威力,所以,他们的前营扎在了大将军炮的射程之内。”

李彦敬神情立刻肃穆起来,这可是重要信息,永定门上可是有着十门大将军炮,另外,京营的两个车营全部撤进了西城的军营,如果能将他们的大将军炮想办法搞上城墙,绝对能给鞑靼人一个大惊喜。

秦勇连忙笑了一下,“这可是个绝佳的好时机。”

吴邦左也镇定下来,向天抱拳一礼,“天佑大汉!”

贾赦嘴角微微一颤,目光转向了李彦敬,“贾家的密谍会将鞑靼人大营的详细信息送到镇国公他们的手中,今夜。”

李彦敬也望着他,“就今夜。”

吴邦左站起身,眼睛望着大门外,喃喃说了一句,“说来惭愧,今日是元宵佳节,我等无能,竟累的满城百姓不能尽享佳节之乐。只愿能够有场大胜来挽回一点颜面。”

孔方岩缓缓点头,却又有另一层忧虑,“此场大战之后,这些灾民该如何安置?如果不接进城来,肯定会遭到鞑靼人的报复,如果接进来....”

说到这,深深叹了口气。

而在他身旁,李守中、徐乾学等人也是深锁眉头,考虑着该如何安置城外被鞑靼人挟裹而来的通州百姓。

吴邦左在殿内来回踱步,想着城墙上看见的那些老弱妇孺,不由面现怜悯,沉重地叹了口气。

贾赦:“让他们往房山、良乡方向去吧,那里有好些皇庄,鞑靼人没有攻破神京之前不会往那边去的。”

听了这话,众人都明白,为了神京的安全,这些灾民不能放进来,贾赦的话确是老成谋国之言,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

....

“大伙使劲....”

“加油啊!”

在一声声加油的口号声,一门门大将军炮被青壮们给抬上了永定门城墙上,一共三十三门大将军炮,其中有十门是兵库司刚打造的,用的是最新的铁模铸炮,大大节省了时间。

下午的太阳斜照在永定门巍峨的城楼上,一门门大将军炮在阳光照耀下,发出渗人的光芒。

..........

朱仙镇原名聚仙镇,后因战国名士朱亥的封地而得名,南宋名将岳飞曾与此大败金人取得朱仙镇大捷。

“这鬼天气!”

谢琼暗骂了一声,掀开帐帘走进了中军大帐。

此时贾琦刚吃完早饭,正坐在帅座上查看叙功册,看看有没有错漏的地方,这是贾琦带兵以来便养成的习惯,其他都可以假借他人之手,唯独叙功册他要亲自核验,保证所有军将士卒的公平公正。

这时,谢琼走了进来,尽管他平日里大大咧咧,不怎么在意和贾琦之间的身份差距,但是进了中军大帐依旧会小心翼翼,特别是知道贾琦正在处理军务,更不想打扰他的思绪。

“你先坐。”

贾琦眼睛紧紧盯着叙功册,又过了一会,贾琦合上了叙功册,看着坐在边上的谢琼,“怎么样了?”

谢琼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干笑两声,“好,好多了。”

贾琦笑了,昨儿庆功宴,谢琼喝大了。

亲兵送来了热茶,谢琼喝了口热茶,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大帅,昨儿没冒犯您吧?”

“你说呢?”

贾琦不露声色地反问道。

“那啥,俺,俺从今以后戒酒,再也不喝了。”

贾琦端起茶碗喝了一口,笑道:“男人不喝酒还算男人么!”

“俺听大帅的。”

谢琼一巴掌拍在了桉几上,‘当啷’一声,桉几上的茶碗掉落在了地上。

“你怎么看待叛军的实力?”

“这怎么说呢?”

谢琼沉吟片刻,缓缓道:“如果单从装备上说,他们不如汉军。但是总体实力上却不输汉军,特别是韧劲,他们作战勇勐,不像陕西的叛军一击即溃,他们轻易不肯后退,若非大帅逐渐敲碎了他们的心理防线,昨日必是一场恶战。”

贾琦点了点头,沉吟一下又问道:“他们怎么给你们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

听了这话,谢琼的脸立刻沉了下来,“说白了,还是低估了叛军的实力,刘钟添油战术耗掉了大军的战力,最后大股新锐人马的突然出现一举击溃了大军的右翼,若非有着火炮和骑兵,估计整个大军当时就会被打崩溃了。”

谢琼眼中有些伤感,昨晚贾琦才从谢琼和史鼎的口中得知了朱仙镇一战的全部经过,汉军打了一场大败张,因此才被叛军围困了起来,二十三万汉军主力如今仅剩十七万多,战损高达六万,这让贾琦十分震惊。

昨日一战,仅仅是打溃了刘钟的本部人马,战后统计,斩首三万两千首级,俘获一万三千余人,另有万余人溃散出去。汉军的损失非常的大,锐士营战死五千余人,轻重伤两千余人,原京营旧部与勇卫营共有八千余人战死,另有近万人受伤,如果不是有着火炮和骑兵,这场战最终的胜利方肯定是叛军。

除去伤兵,朱仙镇的汉军还有不到十九万,其中骑兵两万三千余骑。

太少了,不仅要攻打开封城,还要分兵东进收复归德府,如此一来,大军根本没法南下收复失地,救援被围困在鄢陵的王子腾部和新野的河南卫残部。

更没有能力追剿逃窜的刘钟残部和其他各部叛军,因为贾琦还要防备即将到来的江南大营。

贾琦叹了口气,看来要想办法从别人那里借些人马了。

这时,他忽然听见大帐外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不由眉头紧锁,只见外面传来了贾福急报:“大帅,京城紧急情报。”

“进来说!”

贾琦的心一下子悬起来,神京出事?

一名亲兵进来,单膝跪下,“四十万鞑靼人翻越喜峰口,攻陷蓟州镇,于蓟县大败朝廷四十万大军,神京危机!”

“什么!”

贾琦吃了一惊,鞑靼人破关了,竟还大败了朝廷四十万大军,这是怎么回事?自己竟然至今没有收到消息,原本以为是鞑靼人尚在关外与宣府周旋,没想到竟然从喜峰口破关而入!

来不及多想,伸手接过亲兵手中的信件,飞快看了,看完了,贾琦立刻将那封信往桉几上一摔,近乎吼道:“叫季大牛来!”

从来未见过贾琦发这么大的脾气,谢琼立刻低下头,自顾自喝起茶来,也不说话。

不一会,贾福便在外禀报,“季统领来了。”

“进来。”

帐门掀起,一股寒风扑进了大帐内,季大牛小心走进来,扫视一圈,只见谢琼坐在大帐内低头喝茶,贾琦面色平静地坐在帅位上,并未看向自己。

《最初进化》

“参见大帅!”

“你看看这封信。”

贾琦将那份杨大勇的亲笔信摔在了季大牛的面前,又过了一会,方问道:“你不该和本帅解释解释么!”

季大牛怔怔地望着手中的书信,目光竟也有些茫然了。

季大牛:“卑职死罪!”

“死罪?”

贾琦顿时气乐了,“你是怎么和我保证,说什么定会实时掌控着神京的信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竟然被蒙在鼓里,是不是哪天别人把刀架在脖子上还不知?”

季大牛:“卑职立刻就去查,如果查不出,卑职就把自己的脑袋挂到神京城墙上去。”

贾琦:“给你一百亲兵,亲自去查,替我看看,是谁在京畿作妖。不论是谁,我要他的脑袋。”

季大牛:“卑职明白。”

谢琼望着季大牛的背影,似是鼓起了勇气,“出了何事?”

“你自己看吧。”

贾琦给站在边上的亲兵传了一个眼神,示意他将信件递给谢琼。

谢琼还是有些内力的,接过那封信看了起来,说来也怪,谢琼并未太过于惊讶,转手将信递给了那亲兵,方问道:“大帅打算怎么办?”

“京城不能出事。”

谢琼点了点头,沉吟一下又问道:“大军由何人统帅?接下来该如何平定叛乱?”

“等。”

“这个....”

谢琼有些哑口无言了。

这时,贾琦忽然又说道:“很快你就明白了。”

话音刚落,一阵急速的马蹄声从帐外传来,不一会,一名汉军哨探快步进来,禀报道:“大帅,两江总兵定远侯杨志来了,只带了一百亲兵,被巡哨的哨营拦在了两里外。”

“请进来!”

贾琦笑着对谢琼说道:“说曹操曹操到。”

贾琦和谢琼在帐内聊了片刻,一名亲兵来报,杨志已经到了,正在往大帐走来,贾琦看了谢琼一眼,“走,迎一迎。”

贾琦在大帐前等了片刻,杨志翻身下马,笑着走了过来,“让王爷久等了,真是罪过!”

贾琦拱手笑道:“杨叔这是在打小子的脸啊。”

“哈哈哈...”

杨志爽朗一笑,又对着谢琼抱拳道:“老谢,恭喜你复了祖上的爵位,可喜可贺。”

“这才哪跟哪!”

谢琼满不在乎地挥了挥手。

杨志笑道:“老谢就是豪气。”

“外面冷,咱们进去慢慢聊。”

贾琦将手轻轻一甩,又对亲兵说道:“准备饭菜。”

说着,贾琦向着大帐走去,杨志、谢琼跟着也走了过去。

贾琦也没有过多的寒暄和虚伪的热情,三人坐下说了几句话,贾琦便将杨大勇的那封信递给了他。

“这个周德勋,该杀!”

杨志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片刻,慢慢望向了贾琦,问道:“王爷打算何时出发?”

贾琦慢慢抬起头望着他,脸上带着一丝亲切的笑意,杨志一愣,忽然有一种明悟,贾琦已经知道了自己所来的目的了。

想到这,瞥了低头喝茶的谢琼一眼,苦笑道:“你都知道了?”

贾琦开门见山道:“杨总兵端的谁的饭碗,又吃得谁的饭?”

这句话重重地敲在杨志的心上,没想到这件事竟然传到了贾琦的耳中,面对咄咄逼人的贾琦,杨志准备不足,更重要的就是,他完全没有一丝心里准备。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么,杨总兵!”

谢琼坐在那攒足了劲,厉声道。

杨志:“定远侯一脉世受皇恩,当今乃名正言顺继承大统的大汉帝王,本侯自然是效忠与当今。”

“说得好。话到这个份上,本王自是相信侯爷。可本王认可了侯爷,侯爷也要让本王放心才是。”

贾琦的目光从杨志脸上又扫向了谢琼,“毕竟本王要替这十几万兄弟考虑,定城侯?”

闻言,谢琼从袖中掏出一封信轻轻地放在了杨志面前,澹澹道:“当着天,侯爷可不能扯谎啊。”

杨志愣了一下,拿起桉几上的那封信,飞快看了,没想到是甄应嘉举报自己勾结刘瑞的信,沉吟片刻问道:“王爷信吗?”

“您说我该信吗?”

贾琦不动声色反问道。

杨志眼中有些伤感,其实他早就到了,这几天他反复思考,自己该如何面对贾琦,虽然明白太康帝此事做的有点不厚道,但谁让他是皇帝,至于刘瑞,他根本就懒得理会,不过也没有去为难他。毕竟杨志和他父亲有着交情。

考虑来考虑去,明白自己要是不交出怀中的遗旨,恐怕很大概率是走不出这座大帐,没看谢琼的手一直搭在腰间的佩刀上,要知道,这里是中军大帐,没有贾琦这个主帅点头,没人可以持械进来。

想到这,他起身向贾琦拱手道:“神京危机,还望王爷以大局为重,之前的事情是我的不是,不过,只是立场不同,但都是为了朝廷,一片公心,并非私人恩怨,还请王爷见谅!”

说完,从怀中掏出一块杏黄宫缎递到了贾琦的面前。

“好。”

贾琦望着神情诚恳的杨志,也非常欢喜,接过宫缎展开细看,确是一份盖有太康帝私印的遗旨,还好只是免除自己所有军职的旨意,否则杨志肯定不会轻易交出。

接下来一团和气,说笑一番,贾琦便交代了大军的事情,当得知杨志领了一万骑兵过来后,贾琦十分高兴,决定先领着这三万余精骑入京,至于锐士营和勇卫营则休整一段时间后有陆柄和陈海统领南下乘坐水师战船从海陆前往京畿。

“事关国朝安危,拜托王爷了!”

杨志神情严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无限神装在都市龙王殿尊上极品小神医剑来冥河传承修罗武神判官
相邻小说
影视世界:从和乔晶晶分手开始影视从海豹突击队开始纵横影视当大佬诸天影视剧变影视行者至尊重生修仙那些年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重生之我真没想当大佬啊新顺1730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