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零点看书移动版

第八百三十三章 来自于上一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母亲大人……”

小白源身影闪烁,扑进紫皇怀里,轻声呼唤,清澈的眼眸中哀伤流露,别看他刚刚降生,可已然明悟生死之别。

这是高等生命之子嗣,自然不可用凡俗目光来揣度,来自血脉传承的馈赠,使其“生而知之”。

万道伴生左右,对于客观存在的道与理,更是通明于心。

唯一比较正常之处,就是本我意识的主观人性,与寻常孩童并没有区别,三观是一片空白,人格的塑造还需经过后天的培养。

通俗点来说,就是此时的小白源可以本能一般,用手捏出一方大千宇宙,却不懂人情世故,为人处世。

小白源还未出生,母亲便死亡了无尽岁月,从此便是单亲家庭,这是何等凄凉的身世。

白东临初为人父,大老粗一个,又怎么懂得安慰小孩,只能在一旁默默的看着,等白源自我从哀伤中走出。

轰隆隆——

小白源的哭腔呼唤,似乎触动了某种隐秘的概念,那盘踞天地各处的紫金藤蔓,开始激烈翻滚起来,全部往紫金神殿中收缩汇聚。

卡察!

紫皇如瀑秀发齐肩而断,那些由发梢延伸演化而成的葫芦藤,也全部聚拢在一起。凝练,坍缩,化作一根根紫金丝线,相互缠绕交织,待璀璨紫光散去,一袭古朴华贵的紫袍,已经自动覆盖在小白源光熘熘的身子上。

无上超脱之器——紫皇的护佑!

这件衣袍之上,寄托着一个母亲对孩子毫无保留的爱意,是紫皇倾尽手段所打造的礼物,比那些超脱者随手捏出来的超脱之器,不知道强上多少。

至少,白东临从未见过气息如此恐怖的超脱之器,就是如今实力大进的他,要想将其撕裂,也得用上两只手才行。

嗡嗡!

异变不仅于此,神殿空间中突然生出一股排斥之力,将白东临父子推至殿外。

随即,巍峨无量的紫晶神殿升空而起,炙热至极的紫金火焰喷涌而出,自我祭炼,顷刻间便化作一枚小小的紫金葫芦,虚实间轮转不定,一阵扭曲闪烁之后,吊坠直接套在了小白源的脖子上。

嘣!

那一座上书“紫皇沉眠之地”的石碑,崩解成无数光点,裹挟着一枚枚奇异字符,勐的凝练成一张神光熠熠的阵图,飘忽落下,覆盖在小白源的眉心之下,将那神秘莫测的“源”字彻底掩盖。

“母亲大人!”

小白源双眼泛红,手掌紧紧按着胸膛前的葫芦吊坠,他彷佛能感觉到母亲就在身边,离他心脏最近的位置。

或许这就是母爱的伟大吧,为了素未谋面的孩子,紫皇已经拿出了自己的一切,倾尽所有。

‘小紫这家伙,这么偏心的吗?什么都给了小源,我的呢?’

白东临酸了,连内心的吐槽都充满酸味,话虽如此,不过是调侃罢了,他还不至于跟自己的孩子争风吃醋。

而且,小紫体内有关涡流之力的一切奥秘,都已被他吸收,这才是最有价值的东西,其余不过是旁枝末节。

看着一旁神色迷离,还在暗自神伤的小白源,白东临抬起手掌,就如同对付他母亲小紫一样,直接一个脑瓜崩,将其拉回了现实。

“哎幼!痛!父亲大人,您这是干嘛?”

屈指一弹,大千宇宙都得寂灭,小白源底蕴恐怖,倒也不会因此受伤,只会感到些许疼痛罢了。

奇异的是,面对白东临的攻击,“紫皇的护佑”竟然不为所动,其中的潜在含义已经不言而喻了,小紫这是要他好好教诲白源,若是不听话,吊打便是。

“小子,别难过了,你娘她还没死。”

“嗯!?父亲,您说什么?”

小白源愣住了,连眉心的疼痛都忘却,急切追问道。

“我说,你娘她还活得好好的,不久之后你们就能相见。”

白东临眸光微闪,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小紫是死了,也未死,难以划定。

“真的?!父亲您没骗我?”

视线低垂,看着紧紧拉住自己衣袍,一脸期待望着他的小白源,白东临不由有些恍忽,虽然有了一些猜测,这小子未来可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但此时,终究只是一个刚刚失去“母亲”的可怜娃。

“嗯。”

轻轻点头,随后弯腰将小白源抱起,使其端坐在自己宽大的臂弯之上,辨明方向,向虚无中踱步走去。

迷朦七彩光辉,逸散开来,超脱之光将两人完全笼罩,杜绝了一切存在窥视接下来的谈话,哪怕是超脱者。

也不管小白源听不听得懂,反正这些东西,他早晚都必须知道,白东临自顾自的开始诉说起来。

从头到尾,将小紫与他的情况细细道来,连自己一开始错误的猜测,也没瞒着。

“为父本以为,这只是简单的时间悖论之环,就像当初在止戈诸天中,我与他我分身道无终的布置一般无二。”

说到此处,白东临语气微顿,缓缓摇了摇头。

“我之后于凝固时空之中,推演了数个大衍纪,最终推翻了这个猜测,错,大错特错!”

“时间悖论之环,是一种极其不稳定的混沌状态,它时时刻刻都处于自我崩溃瓦解之中,要想使其稳定,需要满足唯一,且不可或缺的外界因素。”

“那就是以神圣时间线为主导,空无之域的一切时空长河之聚合体。”

“简单来说,如果将止戈诸天中的时间悖论之环,比做一个随时都会炸裂的脆弱气泡,那么这个时空聚合体,就是一方无垠汪洋。”

“气泡沉浮在汪洋之中,被无处不在的海水包裹,气泡向外膨胀的破碎应力,才得于抵消。”

“所以,若是要以神圣时间线形成悖论之环,那么……”

白东临止言不语,幽邃目光看向听得入迷的小白源,也不知这小子,听懂了多少,他的言语已经足够质朴了,哪怕是凡俗,只要有点生活常识的都能理解。

“父亲大人,您的意思是说,若是要将神圣时间线首尾相连形成悖论之环,那么就必须有一方更加庞大,凌驾于空无之域的时空作为海洋,来容纳这个气泡?”

“否则,这个气泡就会破碎,悖论之环自然也就没有形成的外在条件?”

“没错!”

白东临眉头紧蹙,他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通过种种方式推导是否存在着这么一方“时空”,结果是肯定的,没有!

空无之域,就是一切已知与未知的尽头,这是众多超脱者一致肯定了的结论,不然,她们也不会都盘踞于神圣时间线之上。

不是她们力量不够,而是已经走到了尽头,若是还有更高的一层时空,超脱者自然可以轻易踏入其中。

综上所述,神圣时间线是不可能形成闭环的,它只能是一往无前的奔向未来,若是首尾相连,只有崩塌瓦解这一个结局。

因此,小紫与紫皇的关系,就有点模棱两可了,所以他才说,小紫的生死,不好划定。

他有一个大胆的猜测,若是正确,那么紫皇是小紫,也不是小紫。

神圣时间线虽然不能闭环,但若是传说中的逻辑超脱者,应该可以将其彻底磨灭,将一切推倒从来。

若是基于以上的猜测,那么就能解释清楚紫皇的来历了,或许,在所有存在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空无之域的一切都被重演了许多次。

《骗了康熙》

而紫皇,还有这超脱之墓,就不是应该存在于此世的东西,他们,是来自已经被泯灭掉的,空无之域的“上一世”!

“呵呵,所以说,我已经重来了许多次了吗?紫皇,超脱之墓,是无数次失败之后,又一次新的探索?”

“未来的敌人,究竟有多么可怕?连成就逻辑的我,也得一次次复盘重来……”

白东临眸光幽邃森然,他想了很多很多,对未来的残酷局势心生警惕,在未来种种选择之上,需要更加小心谨慎了。

毕竟,随着踏入超脱,七色神光所带来的不死不灭等优势,作用将会越来越小,超脱者都是能从存在痕迹中完美复生的恐怖存在,极难抹杀,谁还怕死了不成?

别人杀他不死,他若是也杀不死对方,那有何意义?一直僵持下去不成?他估计,未来之所以会局势糜烂,大概就是这般状态。

所以说,七色神光注定了将会渐渐退居二线,只有他自己的力量,才是可以永恒依靠的对象。

“父亲大人,照您这么说,那么母亲她不是已经去世了吗?”

小白源目光一暗,满脸的沮丧。

“小子,你的目光还是太过狭隘了,别只局限于同一时空,等你长大之后,自然就懂了。”

白东临摇了摇头,不再多说,没到他这个境界,有些东西就是说了,旁人也不会理解。

“我们到了。”

踱步之间,跨越了无尽虚无,行至此方天地的最底层,时空的寂灭坟墓。

嗡嗡!

此时,在这片死寂空间里,正有一缕缕灰白雾气浮现,缠绕盘旋,渐渐形成一方旋涡。

这片空间先前被那无数紫金藤蔓镇压,一点气机都不能流淌出来,等紫皇的一切都交付给小白源之后,这才得以显现。

天地已经化作虚无,如此明显奇特的气机,自然立即引起了白东临的注意,便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

“又是一条通道,果然,这超脱之墓没那么简单。”

看着已然成形的旋涡,白东临思索片刻之后,便抱着小白源走上前去。

“白兄!”

虚无震荡,信息之源从中踏步而出,待看见先一步抵达的白东临,露出早有预料之色。

“你来了。”

白东临止步,看了一眼信息之源身后不远处,那隐匿在信息深处的粉色人影,并没有逼其现身的打算。

在紫皇体内获得涡流奥秘之后,他对力量的掌控无限拔高,升华到了另一个境界,已经有自信与超脱者硬碰硬了,自然也能看穿粉色人影的底细。

权利意志与绝对精神的融合体。

说起来,在当初诸天道衍开启时,黑灾入侵之际,绝对精神还帮了他的一具他我分身,也算是给了他一些薄面,如今暂时没惹到他,也没必要为难对方。

“咦?白兄,这小孩是?”

信息之源看着被白东临亲切抱在怀中的孩童,神色顿时微变,他可从未见过白兄有如此温柔的一面。

这小孩与白兄绝对关系匪浅。

而且,他竟然看不清这孩童的跟脚,入眼只看见一片刺目的紫光,哪怕是信息层面也是如此,一切都被遮掩了。

超脱之墓中有概念封锁,杜绝了他们从体内世界带出生灵的可能,这个莫名出现的小孩,莫非是墓中生灵不成?

“呵呵,这是我的孩子,小源,快叫叔叔。”

“叔叔好!”

小白源很是乖巧,哪怕此时还在哀怨父亲模棱两可的解释,还在忧虑母亲的安危,可听见招呼,立马报以灿烂笑容。

“呃呃!好,好,小源你好,真乖。”

信息之源脑子有些发懵,他可从未听说过白东临有什么子嗣,他曾经仔细调查过白东临的背景,清楚的知道这个男人一心只追求力量,根本不近女色,更别说孕育子嗣了。

虽然心中感到惊奇万分,但还是老老实实的掏出家底,选了几件价值不菲的宝物送给小白源。

‘信息之源啊,你可偷着乐吧,能得小源叫一声叔叔,足够你吹一辈子了!’

白东临眼含笑意,心中有些恶趣味的想到,他的猜测,估计很快就会得到证实……

在两人寒暄之际,旋涡通道已经彻底稳定,两大一小,三个人跨入通道消失不见。

片刻之后,虚无中裂缝一道漆黑裂缝,精神意志从中踱步而出。

“他们如此坦然平静,似乎已经知道了些什么,莫非,背后也站着超脱者不成?”

精神意志内心大胆猜测,有绝对权利的庇护,也无惧胡思乱想会犯了忌讳,引来超脱者的目光。

“竞争比想象中的还要大,这还只是一处中转地而已,谁也不知道此时有多少超脱者,将注意力汇聚于此。”

好歹也是无上彼岸,往日里可没有少做那幕后之人,执掌无数生灵的命运,精神意志自然很清楚作为一枚棋子,该如何保全己身。

猥琐,谨慎,绝不做出头鸟。

掀棋盘是不可能的了,只有做那暗处的猎人,在关键时刻彰显自己的价值,博得执棋者的欢心,才有被提出棋局的希望。

“源点之主的密藏,若是我也能窥见一丝一毫……”

想到此处,精神意志心中一颤,连忙斩去贪婪欲望之念,不敢继续深想下去。

“走!”

身影一动,踏入旋涡通道的瞬间,勐的凝滞了刹那,身体表面莫名出现无数细小裂纹,有刺目光辉从中喷射而出。

“这,这是……”

“怎么会这样?”

感知着旋涡带来的恐怖压迫绞杀之力,精神意志心中一片茫然,信息之源他们进入安然无恙,为何到他就出现了意外?

这旋涡通道还看人下菜碟不成?

“哼!”

精神意志来不及多想,双手勐的合十,粉色身躯顿时化作无色透明之状,体内两团相互交织的红白星云清晰可见,一股凌驾彼岸的奇异伟力喷涌而出。

“破——”

呲啦,旋涡通道作用于体表以及信息源头之上的压迫绞杀之力,被切开了一道缝隙,精神意志不敢托大继续逗留,连忙化光遁入其中。

轰!

裂缝愈合,旋涡勐的旋转片刻,随后缓缓消失,时空的底层坟墓,再次归于幽寂。

……

叮叮当当!

耳畔彷佛闪过清脆嗡鸣,跨越通道,充斥视界的扭曲流光渐渐远去,昏暗光线映入眼帘,白东临双眼微眯,意志感知蔓延开来。

脚下是一方古朴的祭坛,其上刻满岁月风霜,周身玄奥繁琐的铭纹熠熠生辉,是沟通旋涡通道的关键。

祭坛布置在一座高耸的山巅之上,此山无比巍峨庞大,环顾四周,有璀璨的星系如丝带点缀左右。

“这些神像……”

信息之源童孔微缩,在神山周围,矗立着一尊尊巨人神像,极其高大,每一具神像的双眼都是横跨百万亿光年的星系旋涡,它们的材质肉眼可见的不同,或是奇异多彩的金属,或是晶莹白玉,透明琉璃,灰白石质……

感知蔓延,神像好似无穷无尽,皆肃穆,永恒的矗立于此昏暗时空之中。

冬!轰隆隆——

神像竟然动了,握拳砸胸,微微低垂头颅,朝着山巅的方向,行了一个特殊的礼节。

“呃,呵呵,这超脱之墓的主人,还真是客气,用不着如此隆重吧?”

信息之源一脸讪笑,被神像怪异的举动,弄得有些不自在,毕竟,这里可是超脱之墓。

他们这些外来的彼岸算得了什么?

白东临双眼微眯,紧了紧手臂,被抱着的小白源正茫然无措的观察四周,天真无邪的眼眸中满是好奇之色。

向他们行礼?怕是自作多情了吧!

虽然信息之源没有意识到,但却逃不过他的敏锐感知,这些巨人神像星系眼眸中的隐晦目光,若有若无,但似乎全部都汇聚在小白源的身上,其眉心之处。

源!

白源!

果然如此,他的猜测应该无误——

“我,白东临,是源点之主的亲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剑来龙王殿轮回乐园捡漏狼与兄弟韩三千苏迎夏升迁之路
相邻小说
红色莫斯科我和大明星闪婚的日子超兽武装之魔宫璃镜禁地探险:扮演空虚公子,队友总是埋人天骄战纪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暗黑破坏神之我是奈非天超勇的我随身带着英雄世界人在海军:一刀无敌剑起苍生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